第666章 回禀与异样 (求订阅)(1 / 2)

吴府,一间静室当中,吴遵远与荀敏两人正在对饮,光滑的玉石桌面上,是几样烹饪的极美味的小菜,一旁的游守仁则正在禀报与孟家的交涉结果。

“嗯,孟家这小子果然是不见兔子不撒鹰的主,倒是让咱们损失不小啊!”

吴遵远的神色有些难看,两张礼单,第一张上的各种,资源,绝大部分都是他从自己家族名下切分后拿出来的,这几天没少受一些老家伙的埋怨,甚至儿女们都很有意见,让他不胜其烦。

同样,第二张礼单上的八臂修罗图,也是他从自家的宝库当中取出。

好在,其中的观想法以及拳法,已经被整理出来,虽然少了神意传承,无法一步登天,但也不算失传。

荀敏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其他的也就罢了,那月华精露,乃是他用来结交人脉,为他以后执掌家族大权搭建关系网的重要资源,可惜,却不得不为了平息孟家的怒火而交出去,难免心不甘,情不愿,对那招惹灾祸的死儿子,更是厌烦。

不过,还没容两人松口气,游守仁便又将孟昭的第一个条件说了出来。

对此,吴遵远是没什么意见的,也没多少想法,毕竟这是孟昭要求荀家做的事,和他吴家并不发生牵扯。

唯一让他感到震惊的,也就是杨才这等奇才,竟然被孟昭收入麾下,让他对这个小辈的评价再提升一个级别,戒备心很重。

都是在灵武城内吃饭的,蛋糕的规模有限,孟昭越是雄才大略,越是野心勃勃,未来对他们的威胁就越大。

荀敏则是冷着脸,思忖良久,才点头道,

“罢了,既然都已经将月华精露拿出来赔罪,也不在乎为他疏通一番,这个忙我可以帮,到时你就这么答复他。

不过,我也希望他能给出一些诚意,尽量不要将我荀家牵连进孟蓉一事当中,最好将整起事件淡化处理,不要造成什么不好的影响。”

荀敏并不怕麻烦,也不怕些许利益损失,最怕自己因为此事造成的恶劣影响,而被其他的竞争者围攻,那对他才是毁灭般的打击。

故而,明知道孟家几乎不太可能动员孔家出面,依然愿意为此付出许多东。

哪怕帮孟昭暂时抗下丁家的压力也在所不惜。

怎么说呢?有点欺软怕硬的意思。

单纯的用关系来衡量,他在丁家那边,好歹还有一些面子和情分,但和孟家,真就是毫无瓜葛,丁家不会与他撕破脸皮,但孟家会,所以权衡之下,才肯退让这么多,付出这么多。

一切,就为了自己的家主之位,能不受影响。

彻底的利益当先思维,一切都要服务于此事之后,也所以,才能被孟昭抓住这个机会,狠狠敲这么一笔。

随即,游守仁又将孟昭的第二个条件道出。

荀敏没当回事,然而以吴遵远的老练,老辣,还有心机城府,竟然一瞬间露出骇人的杀机,使得整个房间和冰窖似的,森冷无比。

这番气机显露,惊动了荀敏以及游守仁,引得两人思潮迭起,十分诧异。

“吴兄,怎么,你与那个宋家的小辈有关系?怎么突然这么大的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