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红石榴)(1 / 2)

玫瑰之下 今婳 4264 字 13天前

回到泗城,谢音楼倒不急着去退婚,而是记起还欠颜老板一幅老师的封笔作,她来到收藏的阁楼里,半开着窗户透着光,纤细的身形就站在古董架前,手搭在上面找了会。

随即,谢音楼拿出了一幅珍藏已久的山水画,顺着手指缓缓打开,画中的淡墨江南风景,仿佛弥散着清润的潺湲水气般,呈现在了眼前。

这是她十八岁成年礼那年,老师提笔所画的,后来就没有在出过作品。

谢音楼将它妥善的收好,装进了密封画筒里。

这幅没有现世的封笔作,是她亲自送到了颜老板的古董店。

中午时分,茶室垂帘被卷起,外头的明亮阳光照了进来,一身黑袍长袖的颜老板举着放大镜,先欣赏完颜逢卿的神作,又看向坐在茶座那边的谢音楼。“封笔作说给就给了……看来我们的小观音是动了凡心。”

她斜坐在红木椅上,指尖正逗弄着青花瓷缸里的锦鲤,闻言,回过头,唇边弯起浅笑:“颜叔知道的,我向来言出必行。”

她答应以这幅封笔作用来换取古籍的神秘卖家,就不会事后反悔。

而这话,并不能轻易打发颜老板:“为了证实这些年古籍是不是傅容与匿名送的,就心甘情愿拿出你老师千金难求的画来换,小观音啊小观音,别告诉叔,你只是好奇这么简单。”

谢音楼与他精明的眼神对视片刻,不自然地侧过脸,继续用指尖秀气摆弄着锦鲤的尾巴。

最近不知怎么了,好像所有人都知道她对傅容与的暧昧感情似的。

这让谢音楼不由地怀疑都到了昭然若揭的程度么?她以往对异性避之不及,甚至是被传出过性取向成谜,如今第一次喜欢人,这种感觉像是长久封闭的内心被豁然撕开了道口子,有风无休无止地灌进来。

即便她继续装着,逢人也咬定与他之间清白无垢,到最后都是乱了分寸。

颜老板已经起了调侃的头,谢音楼调整好微乱的心绪后,重新扬起笑说:“看来颜叔站在局外看了很久的戏呀?”

颜老板轻易得到颜逢卿封笔作,也不会白占便宜:“我么,也就是收钱替人办事……你那手上的镇店之宝,知道是怎么来的吗?”

谢音楼循着他提醒,垂下眼,落在腕间的玉镯上,那透明玉质里的一丝绿意像是缠绕在肌肤,衬得极美。

“是傅容与让我低价买给你谢家的小家主。”

颜老板迈步过来,拿起案桌的烟枪吸着,似笑非笑暗示道:“他这人,心思难测,即便是开口将话说出来,十分的真情也会变成两分,再传出去怕也变了味。”

谢音楼这么看着,眼眸怔住。

颜老板吩咐闻玑将内室的东西拿来,不一会儿,那扇屏风门被推开,闻玑恭敬地端着木盘过来,暗黄的锦布掀开,在光照下是芙蓉玉镯,与她被摔碎的那只款式很像,下头都坠着一对铃铛。

颜老板说:“这是先头傅容与放店里的,托我找玉雕师照着你的白玉镯镶个铃铛,怎么样,叔找人给你做的,能入眼吗?”

谢音楼认得这只芙蓉玉镯,之前还没有铃铛送到过她跟前,被原封不动退了回去的。

颜老板也没管她愿不愿收,让闻玑放下。

过半响,谢音楼将芙蓉玉镯拿起,指尖轻轻晃动着那对精致的铃铛,发出一阵叮铃细碎清音,她抿唇,感觉连同心脏的位置都被叮铃声轻轻敲了下。

外面阳光逐暗,她透过古旧的窗棂看到那秋橘的石榴垂在枝头,像是红透半边天。

谢音楼平时说话都是带着笑音的,此刻难得出了很久神,掺和几分认真情绪说:“石榴熟,离中秋月圆也就不远了……颜叔,我向你讨个石榴可好?”

颜老板烟枪指了指旁边闻玑:“去给小观音摘个团圆果。”

……

在太阳落山之前,谢音楼捧着最红的那颗团圆果离开古董店铺,顺便也收走了装在木盒里的芙蓉玉镯,望着她出门的背影,闻玑将新鲜的石榴用刀具撬开,剥了壳递给站在台阶上的老板:“镯子给谢小姐了,不用跟傅先生知会一声吗?”

颜老板上挑的眼角斜看他:“小观音要是愿意戴上,他自然能看到。”

说与不说,有何区别?

闻玑琢磨几许,又低声笑:“这两人谈恋爱真有意思,为了这段痴情爱恨,一个愿意把自个老师千金难求的画拱手让人,一个装匿名人士送了整整十年古籍,又送玉镯,都没想过拿出来说。”

一阵风从深巷刮来,很快就吹散了他这番话。

颜老板赏了他石榴肉,漫不经心地弹去长袍灰尘,迈步回到院子里,夹着一声低低的叹息:“人望山,鱼窥荷,这世间心中有所求之物,都是不容易得到的……”

离开深巷,谢音楼不急着上车,她沿着街道慢悠悠地走,身后,司机开着车规矩地保持着一段距离,踩着高跟鞋走累了,看到前方黄桷树下有老旧椅子,便过去坐会。

她将木盒抱在怀里,手心捧着石榴拍了张照,分享给了傅容与。

不到片刻,又慢吞吞地打字说:“颜老板院子里的石榴果熟了。”

傅容与那端过了几分钟才回:“为我摘的么?”

谢音楼抿唇笑:“是啊,我暂时保管。”

她白皙的指尖轻点着手机,傅容与回的慢,也没催,两人已经熟到不必刻意找话题,正刷着朋友圈时,便看见没有回消息的傅容与,将这张石榴照公开发到了朋友圈。

他的微信头像是黑的,朋友圈从未发过一条动态,就跟高仿号似的。

如今突然发朋友圈,更像是被盗号了。

谢音楼指尖停顿在屏幕上方,注意到傅容与没有把她的手打码,手指细长,白里透着润,即便是被红石榴遮挡住大半,也能清晰看出是一只女人的手。

他的朋友圈一时引起不少人点赞留言,都是谢音楼看不到的。

-「我有生之年……能在傅总朋友圈看到有女人,这比签下上亿项目还要震惊啊。」

-「傅容与,前几天开记者会公开秀了一波,朋友圈也终究是逃不过啊,这手,是不是你白月光的?」

-「石榴果在古时是有永结连理之意,傅总这是喜事相近吗?」

换了一身古典的刺绣长裙坐在车内,她小心翼翼地打开了精致雕花木盒,里面是顾家提亲送来的玉观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