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30(坐大腿加更)(1 / 2)

chapter30

这话莱希尔斯说得是一脸平静,魏薇薇听得却是满脑袋硕大问号。

她有些愕然地扭着头,以一种奇怪不解的目光瞧着亲王陛下英俊冷静的面容。几秒的沉默后,她脱口而出,问道:“陛下为什么这么说?”

莱希尔斯无视她的眼神,兀自闭上双眼,再开口时仍是那副不冷不热闲散随意的口吻,淡淡地说:“不顺耳就是不顺耳,没有什么为什么。”

魏薇薇:?

魏薇薇心中又惊又疑,自顾自继续盯着眼前莱希尔斯的脸看。

是错觉吗?

为什么这段日子的相处,这个吸血鬼大佬某些无意间的言行,流露出的神态,甚至是说话的语气,都越来越像她记忆里的那个身影?

一时间,眼前这张面孔和魏薇薇记忆深处中的那张人脸,在交错贯穿的回忆中缓缓重叠在一起。

季骁这个名字,曾是魏薇薇少女时代里最珍贵的礼物。

她的少年仿佛是从天上而来,身披铠甲,浑身带光,惊艳了她的十八岁,也在她往后的人生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只可惜,那年盛夏,魏薇薇与季骁的故事,有至今回忆起来都令魏薇薇悸动不已的开头,有充满无数脸红心跳与粉红少女心的过程,却独独没有一个大团圆的结局。

或许,青春总是注定充满遗憾。

不圆满的故事才最让人念念不忘……

尘封多年的过往,在刹那间如潮水般涌来。魏薇薇忽然有些怔忡。

躺在她身侧的莱希尔斯像是察觉到什么,重新掀开眼帘。这一睁眼,正好便对上人类幼崽那道充满探究意味和复杂情感的视线。

两人就这样一言不发地躺床上对视。时间过了大概两秒钟,在这段似短暂又似漫长的两秒钟里,谁都没有打破这奇异的宁静。

须臾,亲王陛下先开口了。

莱希尔斯懒懒挑了下眉毛,问魏薇薇:“你睡不着?”

魏薇薇还在发呆,听见这个问句后也未深思,下意识就诚实回答了:“刚才还觉得挺困,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突然就精神了。”

话音落地,莱希尔斯静了静,然后伸手,捏住了身旁人类幼崽纤细的手腕,攥在手心里把玩。魏薇薇愣住,还没等她回过神,整个人便突然被对方给拽过去,摁在了身下。

魏薇薇:“……?!”干什么干什么干什么!

黑暗中,亲王陛下一只手钳住她的腕子,另一只手撑在她脑袋旁的枕头上,耷拉着眼皮低着眸,就那么一言不发居高临下地俯视她。眸色沉沉深邃如海。

魏薇薇:什么情况,这狗东西又抽什么风?

总不会是一言不合又要啃她一口吧?她现在可既没招他也没惹他啊。

一时间,魏薇薇心中迷茫与惊慌交错,动动手腕试着挣扎了一下。发现对方看着像轻描淡写完全没使力,却钳制得她丝毫无法动弹。不由无语凝噎——擦。她与莱希尔斯不仅是男与女之间的力量悬殊,更是物种与物种之间的实力压制。

莱希尔斯的目光在她脸上凝滞片刻,而后微低头,嘴唇贴近了她的耳朵,声量低低的,沉而懒:“长夜漫漫,既然你睡不着,不如我给你找点其它事干,打发打发时间?”

魏薇薇紧张得咽了口唾沫,硬着头皮回他:“……不知陛下有什么好提议?”

他凑她更近,话语里透出几分不加掩饰的暧昧和暗示,与他独有的慵懒腔调一融合,性|感又勾人:“之前你给我的药,我也吃了有一段时间了。不如我们来实战检验一下那些药的药效如何?”

闻言,魏薇薇嘴角不受控制地抽了抽,干巴一笑:“实不相瞒,这瞌睡说来就来,突然又觉得好困。我先睡了啊,您也早点歇着。晚安。”

她说完,脑袋一歪眼睛一闭,为求逼真,甚至还煞有其事地打起了小呼噜。

莱希尔斯眼底飞快闪过去一丝笑意,松开了对魏薇薇的禁锢,重新躺在了她身旁。窗外忽然起风了,天空的厚重云层被吹散,清凉的月光洒下来,依稀将人类幼崽的侧脸照亮,莱希尔斯看见了她白皙面容上细软得几不可察的绒毛。

直盯着魏薇薇瞧了好半晌,他才收回视线,神色平静地闭上眼睛。

莱希尔斯潜意识里似乎感知到了一丝不对劲。

是错觉么。

刚才有某个瞬间,他内心和身体同时涌现出了一种强烈的渴望。想触碰她的渴望。这种极端的渴望,在过去的数千上万年中,似乎前所未有。

危险、未知又让人上|瘾着迷。

眨眼间,绑架事件便已过去五天,魏薇薇又过回了她的咸鱼王妃生活。上午看名著,下午写读后感,完成莱希尔斯布置的“修身养性每日必修课”。闲来无事的时候就追追剧、刷刷社交软件,听木楹等小侍女们聊聊宫里宫外的小八卦。

上回katara的大秀结束之后,魏薇薇结识了不少时尚界和娱乐圈的名人,超模演员大明星有之,设计师、各大娱乐公司高层也有之。名流们深知这位新晋王妃的雄厚财力和社会地位,争相和她互留联系方式。

短短一晚上,魏薇薇的手机通讯录人数就由最初的十来个陡增至三位数。

这儿的人都兴玩一个叫“漫书”的app,相当于现实世界的微博和脸书,无论是明星艺人还是平头小老百姓,大家几乎人手一个漫书账号上网冲浪。大秀之夜后,魏薇薇见所有人都有漫书账号,也让木楹给她注册了个,打算弄个小号追星吃瓜用。谁知木楹同志会错了意,直接给她搞出一个官方认证来:尤斯王妃。

当晚便喜提关键字为“王妃入驻漫书”的热搜。

一夜之间,那个账号的粉丝便破百万,引来无数大v明星纷纷关注。魏薇薇当了二十几年的小平民,哪儿受过这种王者待遇,忙颠颠地挨个儿回关。

这日午饭过后,温梵女官领着一众小侍女到王宫的农场里摘果子,魏薇薇闲着无聊也跟着一起,搬了把摇摇椅上摆在果园里,往上头一趟,晒太阳,刷漫书。,就在这时,一通电话打了过来。她看了眼来电显示:艾克生艾总(星皇娱乐ceo)。

魏薇薇心生疑惑,接起电话:“你好。”

“王妃殿下,您好,我是星皇娱乐的艾克生,请恕我冒昧,希望这通电话没有打搅到您。”听筒里传出一个中年男子的声音,恭敬而绅士。

“艾总好。”魏薇薇点开扩音器,手指滑屏幕,继续看漫书上的八卦营销号,“请问有什么事么?”

听筒里说:“是这样的王妃,我们公司最近准备推出一档新综艺,想邀请您参与投资一起合作。不知您有没有兴趣?”

听见是赚钱的买卖,魏薇薇眼睛顿时亮了亮,来了兴趣。和对方约定好面谈的时间与地点后,魏薇薇挂断电话,让木楹又填了一份出宫申请交去了内务部。

下午两点整,出宫申请批下来了,魏薇薇戴上墨镜穿上风衣低调出行,在几名便装黑骑卫的护送下到达了伊格市某高档私人会所的顶楼雅间。

这次会面,出乎魏薇薇的意料,雅间里除了星皇娱乐的艾总之外,还有一枚美少年——对方身形瘦高苍白俊美,满脸的桀骜不驯,竟是许久未曾上线的当今娱乐圈第一顶流,她前私人玩物俱乐部的当家花旦。

“修笛?”魏薇薇面露讶色,“你怎么在这儿?”

艾克生朝她行了个礼,微笑着解释:“王妃殿下,修笛是我公司旗下的艺人,听说他和殿下是旧识,我就带他来和殿下见个面叙叙旧。”

想起修笛和原主的微妙关系,魏薇薇点点头,瞬间反应过来这老总的意图。俗话说,熟人好办事,更何况还是这么“熟”的熟人。

三人落座开聊。

魏薇薇:“艾总,你在电话里说准备推出一档新综艺,请问是什么类型的综艺?”

“歌唱类。”艾克生边说边取出一份策划案递给魏薇薇,一副信心十足的样子,“邀请一些老牌歌手担当导师,通过层层淘汰,战队pk,选拔出实力强劲的新生代歌手。”

魏薇薇忍不住现场吐槽:“你们这不是完全照搬人‘中国好声音’吗?”

话音落地,屋里的其余两人都是一怔。

修笛很茫然,问她:“‘中国好声音’是什么?”

艾克生也很茫然,问她:“‘中国’是哪个国家?怎么没听过。”

魏薇薇默,也不知道怎么和这两人解释了,只得摆摆手,道:“唉,扯那些也没用。反正我的意思是,这个类型的综艺现在已经不吃香了。现在的综艺市场,观众大部分都是些年轻小女孩儿。小姑娘们喜欢什么你们知道吗?”

修笛和艾克生同时摇头。

魏薇薇:“喜欢吃糖,喜欢磕cp,喜欢看甜甜的恋爱!”

艾总挠了挠头,似懂非懂:“那王妃您的意思是?”

“实不相瞒,我之前已经做过一些市场调查和分析了。”魏薇薇说,“歌唱类综艺你们这儿已经好几个了,什么’你要听我唱’、‘我歌飞扬’,市场已经接近饱和。咱们要搞就要搞个没人搞过的,史无前例,一举打响!”

艾总:“那不搞歌唱类综艺,咱们搞什么综艺?”

魏薇薇:“恋爱综艺!邀请一些帅哥美女上节目,相亲恋爱组cp。邀请的当红流量不用太多,有一两个在初期扛收视就够了。嘉宾也不一定非要是艺人明星,可以横跨商界政界,反差感满满,收视率绝对一路飘红,保管我们赚得盆满钵满!”

听完魏薇薇的话,艾克生思索须臾,点头,“我大概明白了。殿下放心,我回去整理一下思路召集开会,再重新出一份策划方案送您过目。”

聊完,修笛和艾克生一道将魏薇薇送出了雅间。

快进电梯时,始终脸色冷淡没怎么说话的修笛却忽然开口,对艾克生道:“艾总,我送王妃下楼就行了。”

魏薇薇:?

艾克生视线在两人之间流转一圈,清清嗓子点点头,又朝魏薇薇行了个吻袖礼便停下了步子。

叮一声,电梯到了。

修笛垂着眸,绅士地等在电梯门口,向魏薇薇比划了一个“请”的手势。魏薇薇走进去,修笛从后面跟进来。

电梯门合上。

整个密闭空间里鸦雀无声。半晌的死静后,魏薇薇忽然听见身旁的少年发出了一声嘲讽似的轻嗤。

魏薇薇困惑地转过头,看他。

修笛靠着电梯墙,目光落在她身上。他说:“看样子,王妃殿下现在过得挺不错。”

魏薇薇听出对方语气里的不善,心生狐疑,但表面上还是客套地笑笑,给出一个最标准的官方回答:“是的。我和亲王感情很好。”

话音落地,边儿上又是一声冷笑。少年盯着她,声音仿佛从冰里钻出来,寒意彻骨:“薇薇派尔,你可真够心狠的。”

魏薇薇:……???

正是这时,电梯门刚好重新打开。修笛面上的冷色已经消失殆尽,垂下头,恭恭敬敬说了句:“请慢走,王妃殿下。”

最终魏薇薇在一众黑骑卫的护送下离开了会所。因着电梯里顶流美少年古怪的态度和言辞,回王宫的路上,魏薇薇一直在绞尽脑汁冥思苦想,试图从这副身体的脑瓜子深处挖出点关于原主和修笛的记忆碎片。

原本吧,魏薇薇以为修笛和原主只是单纯金丝雀与金主的关系。

但从修笛今天的反应来看,很明显,原主和这美少年之间还有一些不为人知的故事。

说干就干,当天晚上她就兴冲冲地找到了戚沙,告知对方自己想邀请他作为男嘉宾参加恋爱综艺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