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醉了?(1 / 2)

穆扬出去一趟回来后,明显情绪不佳。最明显的特征是,他会眼神空洞的对着某一处发呆。

虽然次数不多。

杨晓夏就是能很轻易地捕捉到。旁人根本瞧不出来穆扬情绪上有什么变化。杨晓夏在他身边待得久了一些,对他情绪波动变得很敏感。

难不成是穆老板事情没办成,心底不愉?这个问题困扰了杨晓夏好久,她想找穆扬说说话,然而根本轮不上她……穆扬在饭桌上根本下不来。

一个不留神的功夫,梁颂今和杨通海两个就喝高了。

杨晓夏从厨房出来,就见着家里两个酒鬼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没了吵吵声。不禁瞪大了眼珠子,穆老板酒量这么好?

要知道,她爸酒量不咋的。

舅舅可是海量,梁颂今是做销售出身,拿得出手的就是和他业务水平齐名的酒量。

结果,穆扬一挑二,把两个长辈全给喝趴下了,他自己没事人一样,坐在下方转着酒杯子,修长的指肚摩挲着酒杯上的纹路,明显心事重重。

“穆扬!”杨晓夏唤他,怕他也喝多了,只是反应迟钝而已,她甚至在穆扬眼前挥了挥手,测一测他的反应。

被穆老板很轻易的捕捉住掌心,抵在自己额头上,忍不住蹭了蹭,想要寻求她掌心的温暖。轻声说道:“没醉!我清醒得很!”

清醒的穆扬,甚至一个人游刃有余地把两个长辈半架着送进房里睡觉休息。

杨晓夏很苦恼。

穆扬似乎真的没醉。可是喝了酒的他,沾染了醉意,深邃的瞳孔中浓得化不开的忧伤也一览无余。

她能明确地感知到穆扬的情绪低落,杨晓夏不知道他难过的原因来自哪里?连带着自己情绪上也起起伏伏。

怕她妈妈从医院回来看见家里两个醉鬼会头疼,更怕穆扬会不想和自己沟通。她抱着枕头,盘腿坐在客房的床尾,一直等……

想等穆扬洗完澡出来,和他说说话。

穆扬没出来之前,她在给宋暖暖发消息,询问她:如果苏延年冷着脸不理人的时候,暖暖一般会怎么做。

暖暖的回复居然是:抱抱他!阿延很好哄的。

有没有搞错,苏延年那个活阎王很好哄。

杨晓夏感慨想:大概也只有宋暖暖觉得苏延年很好哄。

不过,她很愉快地接受了宋暖暖的建议。并决定等一下照着她的方法试一试!

穆扬吹好头发出来,发现杨晓夏居然没去洗漱,还在他房间里,有一丢丢不解:“不困?”

杨晓夏拍了拍身边的位置,示意他坐过来,“想和你说说话!”

穆扬比她要自然的多,在她旁边坐下来,顺带着就把她挪到自己腿上,甚至还晃了她几下,“担心我?”

杨晓夏把脑袋抵在他心口的位置,听他的心跳,扑通扑通,要比正常跳动快了很多,“穆老板,你以后不要这样喝酒了好不好?”

她其实想说的是,你不要这么难过了好不好?

到了嘴边,就换了个词。

不妨碍穆扬听得懂她话里其他的含义,轻声“嗯”了一句,表示他听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