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第19章(1 / 2)

詹箐纠结了几天,终于想通了。许家要她走,谭嘉木要她留。她困在两方势力里动弹不得,明明她什么都没做。

既然没的选择,那就按他们的游戏规则玩,直到自己制造规则的那天。

一旦想通,詹箐迅速行动,马上联系谭嘉木。谭嘉木第一时间赶来见她。

“万幸,你终于想通了。”谭嘉木兴冲冲地说:“这几天可把我急坏了。”

詹箐冷眼看他,一副公事公办的姿态,“我只陪你作一次戏,相应的,我也只要一部戏。戏的要求不高,只要正经角色就行,主角配角都没要求。”

詹箐现在最大的希望就是可以在这个圈子存活下去,她真的不甘心就这样离开。

谭嘉木见她这种态度,知她存心要划清界限。决定遂她的意,收敛了笑容,一本正经地说:“你要什么都好说,前提是你得先陪我把戏唱好。这戏怎么唱,由我说了算。”

刚认识谭嘉木时,他谦和守礼;认识久了,他又死缠烂打。现在这般严肃端正,詹箐想不通哪个才是真实的他。

“既然是交易,自然都按你说的办。”反正现在,她身上也甩不掉谭嘉木的标签。

“那你等我安排。”谭嘉木眼尾闪过一抹精光。

没过几天,张喆亲自到苏筱家给詹箐送来一套衣装和首饰。

张喆说:“詹小姐,这是三少让我带给你的。三少说晚上带您出席宴会,到时他亲自来接您。”

詹箐收下衣物,送走张喆。心道资本的本质果然就是压榨,无限榨取剩余价值。

打开盒子,红色的长款礼服,裸色的高跟鞋,还有包括颈饰、耳饰在内的一整套钻石珠宝。全部东西放在一起,极尽奢华。

詹箐多少也见过世面,这一套衣衫首饰的价格,估计比她那一套房子的价格要高。

詹箐久久不能回神,迈出这一步,也不知是对是错。

晚上,詹箐装扮好,还花了一些心思化好妆容。苏筱见到,迭声惊呼。

“箐箐,你太漂亮了。说你像公主,你又足以睥睨万物的神态;说你像女王,你又妩媚动人。太绝了,谭嘉木独具慧眼。”

这样一席火红的礼服虽然漂亮,但很挑人。气势压不住的话,反倒显得人小气。然而詹箐个高、身材好,骨架不大不小,足以撑起这一袭礼服。

她皮肤细腻雪白,红白互相映衬,整个人熠熠生辉。云鬓轻挽,露出雪颈,珠宝与雪颈相伴,艳丽逼人。

晚上,谭嘉木如约亲自来接她。见到詹箐时,谭嘉木和身后张喆情不自禁的摒住了呼吸。谭嘉木余光一撇,张喆识相的垂下眼帘,不敢多看一眼。谭嘉木的眼睛几乎要黏在詹箐身上。

苏筱从门后露出脑袋,揶揄道:“行了,知道的是参加宴会,不知道的以为你来接新娘子呢。”

谭嘉木轻咳几声掩饰失态,“只要箐姐肯嫁,要我怎么接都行。”

一路上,詹箐都没说话。这样的场景让她想起那晚她去参加颁奖典礼的情形。

那天她也是盛装打扮,激动地心情溢于言表。她以为迎接她的是鲜花与掌声,没想到却是接二两三的闷哼。

谭嘉木也难得没贫嘴,余光总不由自主的打量詹箐,心口砰砰砰的跳。红色真的很衬她。

到了地方,谭嘉木抢先下车,替詹箐拉开车门,像一个十足的绅士一样托着她的手下车。

两人甫一进入会场,便成为全场的焦点。

华贵的会场,璀璨的灯光,精心打扮的俊男美女,都被两人瞬间艳压。众人或心悦诚服,或嫉妒愤慨,只能眼睁睁的看两人相携着走到会场中央。

那里,谭荣昌正和永兴集团的董事长何宝盛正在笑语攀谈。见人群自动让开,两人盛装而来,二人对视一眼。

走到近前,谭嘉木言笑晏晏,“爸爸,何叔叔,在聊什么,这么开心?”

何宝盛的目光掠过谭嘉木,在詹箐的身上一扫而过,“嘉木,这位是?”

谭嘉木改为牵着詹箐的手,十指相扣,“何叔叔,这是詹箐,我女朋友。”跟着当众捏捏詹箐的手心,“箐箐,这位就是我常常和你提起的何叔叔。”

何宝盛的目光沉甸甸的,詹箐似未察觉。微微颔首,不卑不亢,“何叔叔好。”

何宝盛的目光嗖的一收,空气中的凛冽顿时消弭于无形。他嗓音洪亮,拍拍谭嘉木的肩头,“好啊,好。”谁也没从这声“好”中听出好来。

谭嘉木又介绍谭荣昌:“箐箐,这是我爸。”

詹箐一扫冷傲的表情,扬起一抹笑容,亲切地说问候:“谭叔叔好,我是詹箐。”一抹笑容犹如桃花初绽,有种一小笑倾人城、再笑倾人国的意味。

谭荣昌却恍若未闻,扭头问何宝盛:“冰冰那孩子怎么还不来?好几年没见,我都想她了。”

何宝盛笑笑,指着身后,“这不就来了么。”

人群后,一抹高挑的身影走近,穿过众人来到何宝盛身边。身高与詹箐相仿,身形瘦削。黑色女款西装礼服,齐耳的短发别在耳后。气质简练,面容干净优美,略带严肃。

此人正是何冰,永兴集团二女儿,谭嘉木的联姻对象。

“爸爸,谭伯伯。抱歉,公司有点事,我来晚了。”一开口,声音也带着丝清冽。

“让谭伯伯好好看看,”谭荣昌声音浑厚,带着明显的笑意,“冰冰出落的是越来越好看了。听你爸爸说,公司打理的也井井有条。能干啊!”

“谭伯伯过誉了,都靠公司里的老人帮衬,这才没闹出什么大乱子。”

“不但能干,还谦逊。了不起啊。”谭荣昌对她盛誉有加。

相比于对何冰热络的态度,谭嘉木和詹箐则被晾在一旁。好在两人都不在意,便是往那随意一站,也是一道靓丽的风景线。

还是何冰主动提起谭嘉木,“这就是嘉木吧?电视上常见,没想到真人比电视还英俊。我上次见是还是个毛头小子,一转眼就长大了。”

何冰比谭嘉木大了四岁有余,语气里无波无澜。

一席话逗得谭荣昌直乐,“混小子一个!不长进,不懂事。”转而沉了声音训斥谭嘉木:“就不知道打声招呼?”

谭嘉木淡笑,“冰姐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