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chapter17(1 / 2)

chapter17

“你在犹豫什么?!你还敢犹豫!”

谢父大声呵斥,手起皮带落,眼见着又要抽在自己背上,谢嵘下意识往右边躲了一下。

他原本以为自己爸妈千里迢迢从英国回a市是为了阻挠他和周司丞,那挨几下就挨几下了,可是现在……明显是误会了。

谢嵘不打算坐以待毙。

谢父扑了个空,气不打一处来。

追着谢嵘就打,皮带在空中转的像个陀螺,耍的虎虎生风:“你个臭小子还敢躲?!”

谢嵘干脆站起来:“……等等。”

谢父不动,面上凝着寒霜:“你说,我看着你说,你还有什么好狡辩的?”

谢嵘无奈的捏了捏眼眶:“在你们眼里,你们儿子就是薄情寡义,始乱终弃,噢,还有什么强取豪夺?仗着身份地位胁迫别人的小流氓是吗?”

“没那么严重。”谢父摇头道。

“但也好不好哪去!”谢母接着道。

“……”

谢嵘飞快的从衣柜里拽了件衣服,穿上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咚咚。

有人敲门,三个人一齐往门口看过去,周司丞微弱的声音响起来:“叔叔阿姨,你们别打谢嵘了,不是你们想的那样……”

周司丞在门外等了半天也没动静,他担心谢嵘就只能趴在门口,不一会里面就传出来皮鞭的声音。

谢嵘在挨打。

谢嵘是因为自己才挨打。

一想到这个周司丞心里就像被人揪了一下,很自责,敲门的那一刻她连怎么跟谢嵘提分手都想好了。

可是又一想,她和谢嵘也不算复合啊,鼻子就莫名其妙的酸起来。

**

客厅里,四个人坐在一起,尴尬的气氛在屋里弥漫。

周司丞全程维持着一种紧张的状态,这还是她第一次见谢嵘的父母,没想到是在这种尴尬与仓促的场合里。

直到谢嵘用手轻轻握住了她的手,周司丞才算心安一点。

“咳咳。”

谢父咳了两声。

周司丞立刻抽出手,正经危坐。

谢父没有别的意思,他是真的因为紧张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了。

他在商海沉浮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但是作为家长见未来媳妇这还是头一次,赶紧端杯茶灌了一口,这才止住咳嗽。

一旁的谢母本来就紧张的抠指甲了,又因为那声咳嗽被吓了一激灵,生生掐断了一块刚做好的指甲。

心里不免惴惴,想着等会该说点什么好?

周司丞低声道:“叔叔,阿姨……”

“在在在!”谢父赶紧放下水杯。

“你说你说!”谢母则从往沙发边往前挪了两步,往周司丞那边倾身。

“你们饿了吗?”

快到饭点了。

“不饿!”谢父斩钉截铁。

“我也不饿!”谢母紧随其后。

周司丞点头,又沉默了。

片刻后,谢母轻咳一声:“周……司丞对吧?”

又从桌肚里掏出一张纸一支笔:“是那两个字?”

周司丞看了一眼谢嵘,然后道:“宝剑印秋水,司丞耀彩虹那个司丞……”

“好听好听!”谢父忍不住就要捧场,又感觉自己似乎太夸张,咳嗽一声又坐回了原位,双手交叠继续端庄正坐。

谢母锐利的视线先在谢父脸上刮了一眼,而后抬头看她:“听谢嵘说,司丞你之前也是住在帝都的?”

周司丞点头:“嗯,初中的时候才搬家到了a市。”

“噢,那是为什……”

“咳咳。”

这次换谢嵘嗓子不舒服了。

他用拳头抵住下巴,佯装咳嗽,给谢母递过去一个眼神。

你话太多了。

谢母不解,怎么话就多了?我还没开始问呢!

但是碍于谢嵘的眼神太过直白毒辣,谢母还是妥协的换了个话题:“帝都啊,之前我们和谢嵘在没搬去英国之前也是住在帝都的,是哪个区啊?”

“清扬区。”周司丞端起水杯浅啄了一口。

“真巧,我们也是在清扬区呢,你是在哪个小区?”

周司丞回忆了一下,报出来一个小区名字。

谢母震惊了,谢父也震惊了。

三个人中只有谢嵘一脸平淡。

“太巧了,我们当时也住在那个小区呢!”谢父的说话欲被激起来,“说不定我们和你父母还打过照面呢!”

曾经住在一个小区,就算不认识,但是那种距离感立刻就拉近了。

谢母跟着道:“也许你和谢嵘小时候还遇到过呢。”

周司丞也挺吃惊的,她是没想到小时候竟然和谢嵘一个小区,后来还上一个大学,这是什么样的缘分?

但是有没有和谢嵘遇到过?

周司丞回忆了半晌,没有一丝印象,那时候父母做生意,她就跟着爸妈一块搬到了帝都,后来也因为声音的原因,搬到了a市,满打满算也不过在帝都停留了一年多,英国不可能和谢嵘遇上。

“我和你叔叔都是做生意的,这个谢嵘应该和你说过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