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文已完结)新文已开文,各位感兴趣的可以来看看~出其东门,有女如云,虽则如云,匪我思存。宋矜顶着个相府独子的头衔,孤身一人从杏花春雨的江南返回京城,金銮殿上的人朱笔一批,从此刑部的薄籍上,便多了一个眉目如画的郎中大人。宋矜也因此多了一个贵为王府世子的顶头上司。某一日她突然福至心灵,思及自己上司今年已二十有一,家中还未娶妻纳妾,定是心中极为苦闷,郁结难解。才总爱拿他做出气筒。于是她明察暗访,在京中贵女中挑了几个顶配的小姐,做了册子偷偷塞进陆大人书案中。可谁知这位一向看着还算和颜悦色的陆七公子登时就黑了脸,眼带寒光地看着宋矜,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了几个字。“吾已有亡妻,不欲再续,不劳宋大人惦念。”啊?这、这事怎么从来没人同她提起过?宋矜心道不好,活了十几载好不容易拍一次马屁,还拍在了牛背上。这下完了,她往后的日子可能更难过了。后来有一次,陆俶从应乾殿玉阶前将浑身是伤的宋矜抱住时,放在她背后的手都在微微颤抖。他在她耳边哑声道:“宋矜,你好大的本事。”他这一刻才终于明白,什么冲冠一怒为红颜,烽火戏诸侯,都是有原因的。—————新文《本宫只想长命百岁》上天有德,公主无良。前世殉国而亡的楚檀重生了,她被自己死时的惨状吓到,接连失眠了好几天,最终决定将这一切归类于做了个噩梦。世说端元公主姿容无双,是大昭最最尊贵的女子。可她楚檀是天下顶顶惜命的主,平白无故谈什么死不死的,晦气!所以即便是这“梦境”里种种景象皆有迹可循,她也断然不会坦然接受这么荒唐的结局。毕竟天大地大,小命最大。据她自己猜测她前世应当是被蠢死的。因为这份信念感,她带着将残不残的几缕回忆,半信半疑地迈出改变的第一步。于是顺京城的人便见识到了:向来被称作“徒有其表,脑袋空空”的楚檀撒泼打滚般赖上了才貌双绝的裴迟——一个因文采出众被赐“文岚君”封号的翩翩公子。后来的后来啊,小公主发现端如天上明月的裴迟一生最痛恨两样东西,一是他的名字,而是她的姓氏。楚檀痛心疾首:“好你个贪图本公主美貌的奸佞小人!我当你亦师亦友,你背后竟如此算计于我?可恶!可恨!”文岚君气定神闲地敛起笑意,略一抬手,轻轻拂去了她额角上的残灰。“夫人说得不对。”“哪儿不对了?”“除了第一句,哪里都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