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文案〗质子沈鱼返京后,先是树敌了摄政王,再又火烧了成王府,还差点儿用一碗毒药送走了皇后,最后在谋反一战中兵败横州大漠,落得个“万箭穿心曝尸荒野”的下场。重活一世,沈鱼彻底醒悟,什么爱情、权力不过一场云烟,生不带来死不带去,争来何用?既然前一世害了皇后,这一世便当她的好姐妹,前一世烧了成王府,这一世绝不踏入其方圆五里之内!她还就不信了,王府还会自己烧起来不成?唯一令沈鱼感到头疼的,是前世那个处处跟自己作对的摄政王,躲不开也甩不掉。【小剧场】1.成王府不仅烧起来了,还真让无辜的沈鱼背了锅,沈鱼难得怂了一次,跑到摄政王府避祸。成王在儿子的撺掇下跑到摄政王前讨个说法,谢临风端着茶杯睨了老头子一眼:几间屋子而已,成王是怕我赔不起怎的?2.坊间人人都在讨论摄政王杀人不眨眼,正蹲在街边啃苞谷的沈鱼附和的点点头:所言非虚!小女子不才有幸被他杀过一回,他确实连眼睛都没眨一下。还有人爆出最新打听到的小道消息:摄政王在大街上砍了一个男人的手,原因是那人调戏了一个姑娘。咦,那个姑娘怎么越看越像那个啃苞谷的?沈鱼暗道不好,正要撒腿逃跑时,摄政王骑着骏马堵在她的面前,沉着一张脸,冷冷道:“还想去哪儿?回家!”说完将沈鱼捞上马就回了府。众人摇着头表示同情:惨呐惨!这小姑娘指不定被折磨成啥样呢!殊不知,王府内,昔日威风凛凛的摄政王半跪在沈鱼面前,声音柔得快滴出水来,半是讨好半是恳求:“别跑了,好吗?”Ps.女主不傻不白偶尔有点神经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