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栏火葬场文《拒婚》已连载。本文文案:金牌女公关白兀雪在职业道路上一直大杀四方、顺风顺水,却不想到头来却要为了事业潜伏在资本大佬胥夜身旁,日日扮演无脑拜金人设。攻略写了好几页,然而资本大佬却杀伐决断、不近女色。白兀雪花痴眼:谈恋爱吗?别人绿你我不放心。胥夜:自重点,把口水擦干。白兀雪无辜眼:胥总你好像不是很喜欢我?胥夜:自信点,把好像去了。白兀雪: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住多大的别墅我都愿意,哪怕纸醉金迷,哪怕坐着宾利,就算每天吃着山珍海味,我也在所不惜。胥夜:……竟有如此厚颜之人?胥夜自知白兀雪这个女人爱慕虚荣、见色眼开,任她千撩百媚,他自岿然不动。后来才知道白兀雪表面把肤浅虚荣的拜金人设操的飞起,背地里却倒他的戈,挖他的友。胥夜:……我TM原来就是个工具人???凭借高超演技拿下事业的白兀雪开心的飞起:这无脑拜金的人设爸爸我终于可以不演了!!!她当机立断删了胥夜联系方式,骄傲冷酷的视若无睹。胥夜连夜跑到她家楼下把她逼到角落,压着她哑着嗓子问道:“说不演就不演了?说贪图我钱财的是你,说艳羡我容貌的也是你——”“你到我这卧薪尝胆来了,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引火自焚?”金牌公关评选夜,聚光灯下众人纷纷问白兀雪:“是什么让你事业丰收,获此殊荣?”白兀雪轻捋发梢,明媚一笑:“想要事业成功,脸皮一定要厚,攻略一定要做足。“”众人等待:“还有什么成功的必备条件吗?”资本大佬胥夜此刻上台接过话筒,微微点头:“还需要有一个像我一样英俊帅气,潇洒多金的男朋友。”白兀雪轻轻支了支胥夜的腰窝,讪笑轻语道:“狗男人别影响我搞事业。”黑莲花戏精女公关VS腹黑傲娇金融男1V1+互怼沙雕甜——专栏连载——:《拒婚》人人都知,段程也心中有一个独一无二的的白月光,为了她他能一口回了对段家来说百利无一害的沈家联姻。丰南跟白月光穿一样的白色长裙,留一样的黑色直发,就连打量世界的眼光都一模一样。众人皆说她邯郸学步,东施效颦,她却甘之如饴。丰南追了一年的段程也,打分表里满满写了几页段程也的优点。直到有一天,她听到段程也说:真人在这里,我要这替身做什么。她换下了段程也最喜欢的白色长裙,在打分表里打了大大的几个×。她终于知道他段程也是怎么捂也捂不热的石头。瓢泼大雨的夜里,她像个修罗一样从玻璃渣碎中走出,把写满段程也优点的打分表撕碎,头也不回地走了。朋友问段程也:你就让丰南这么走了,不追?段程也晃着高脚杯,苦笑。死党补上一句:程也妻子第一人选就是那沈家的千金名媛,第二人选就是那心中白月光,第三人选是谁都可以,什么时候轮到丰南。酒局上,段程也看到许久不见的丰南。她身材窈窕,香肩微露,锁骨上是曾经有过那么亲密的关系的他都没有见过的玫瑰纹身,夺目张扬。身边的男人全都围着她,推杯换盏,觥筹交错,众人都叫她——“沈小姐”丰南见到段程也,笑的千娇百媚却又疏远隔离:“不好意思,请问你是?”段程也红着眼,把当初她撕碎的那个关于他的优点打分表一张一张拼凑回来,颤颤巍巍地拿出来:丰南,你看看我,看看破碎的我好不好。丰南抱歉一退,“不好意思,我叫沈南,你拒绝过的,沈家名媛。”——小剧场:丰南在最爱的那首歌下面留言:希望丰南和段程也一直在一起,丰南在这里等段程也。丰南消失的三年里,段程也日日在下面回复:段程也在这里,丰南你在哪里。1095天的坚持回复,众人都为之叹服落泪。丰南回来的那一天,开通了微博回复那些艾特她的人。“不好意思,辜负大家了,丰南不等段程也了。”段程也把自己灌的烂醉,曾今轻佻玩世的眉眼又红又肿,他堵在她门口问她:“你当真是不要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