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珠一朝穿书后,忽然发现,文中好吃懒做的二流子是她父亲,又馋又泼的典型是她母亲,一家子都是文中的极品,而江珠作为她们的女儿,也就是文中的小极品。张云站在自家门口看向隔壁院子双眼放光:天凉了,你奶家的老母鸡该下蛋了……一直躺在床上装病的江有财:丫丫,到点了,咱该去蹭饭了!江珠:“……”就在江珠每天被迫营业的时候,村子里那个手不能提,肩不能扛,成分有问题的文化人竟然打起了她的秋风。沈秋风:江同志,借点盐……借点油……借点粮食……直到有一天,江珠忍不住上门讨债。沈秋风:我身无长物,只好把自己抵给你!江珠看着眼前笑的一脸桃花的文化人,脸上满是嫌弃。沈秋风眼中闪过一丝错愕:为啥,难道是我长的不好吗?江珠沉吟片刻:太费粮食……眼前这个吃啥啥不剩,干啥啥不行的文化人,谁想要谁要,反正她不要!!!身娇体弱的文化人X大力士女汉子——————————————————————————————专栏预收文:《在年代文里当恶人》求收藏!文案:好吃懒做,自私自利的姜苗穿书后,忽然发现,文中宁愿让自己婆娘饿死,也要去救济别人的老好人是她丈夫,烧掉亲妈录取通知书的混账是她儿子。而她就是那个被儿子毁掉前程,被丈夫饿死的倒霉路人甲。老好人丈夫:嫂子家孩子多,你饿着没事,不能饿着孩子们。儿子:妈,他们都说你是知青,你既然嫁给了我爸,那就不能返城去上大学。原女主:二婶,你这么大人了,怎么可以不把肉让给我吃,新衣裳让给我穿?姜苗:……去你奶奶的腿。这老黄牛谁爱当谁当,她要抛夫弃子返城奔前程去!

《在年代文里打秋风[穿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