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以余生共白头-楚晏秦深免费阅读

时间:2020-03-30 18:00

愿以余生共白头
作者:鹿夭夭
主角:楚晏,秦深

  • 愿以余生共白头 介绍

男主楚晏女主秦深的虐情小说名叫做《愿以余生共白头》,由作者鹿夭夭创作,小说讲的是秦深和男友相恋两年终于结了婚,以为自己嫁给了爱情,跟对了男人,直到被他亲手送到另一个男人床上,只为了从她的身上攫取他想要的利益,她才明白自己爱的人,是个彻头彻尾的渣男,就在她几乎一无所有,走投无路的时候,那个叫楚晏的男人像是神祇一般,给她的世界,带来了曙光,正当她要忘记过去和他携手同行的时候,她的世界,再一次发生颠覆。

精彩章节

我侧身看向他,因为身高差距,此时我正好被他圈在怀里,一抬头便能看到他硬朗的下颌线,脑子里有一瞬间的短路,他为什么会在这里?

“楚总,您这是做什么?”大汉赔着笑脸,因为右手命脉被楚晏捏在手里,所以脸色都有些惨白。

一声冷笑从头顶传来,我听到楚晏凉凉开口。

“刀疤吴,你是官饭没吃够还是闲牢底没坐穿?刚被放出来就不老实了?”说着,楚晏松开了他的手,对面的大汉连连后退,气势顿时挫败下去。

原来他们认识?

“楚总,您这是哪儿的话,我哪儿敢啊……”刀疤吴点头哈腰的说道。

“那就带着你的人滚。”楚晏俊脸上染了薄怒,狭长的眼角眸色阴沉。

刀疤吴心不甘情不愿,但碍于楚晏的地位,踌躇片刻后只得带着众人离开,我赶忙扶我妈起来,可一转身的功夫,院子里已经没了楚晏的身影。

我安慰了我妈两句便跑了出来,我没想到在北市堵了他一下午没堵到人,却在邻市这个鸟不拉屎的村里遇到了身价不菲的楚晏,他这样的人,不在办公室里坐着,来这么偏僻的地方做什么?

“楚总,您等一等。”我看见不远处那辆迈巴赫要发动,赶忙出声喊道。

我快跑几步跟上,到车前停下,对着车里的人鞠了一躬,这次我家能解围,全是搭了楚晏的人情。

车窗摇下,楚晏点燃手里的香烟,瞥了我一眼问道,“有事?”

“楚总,谢谢您……”只是我感谢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人凉薄的语气打断。

“你不用谢我,我这么做不是因为可怜你,更不是萍水相逢拔刀相助,我是为了我的项目能顺利进行,开工在即,现在闹出点事,那我在这里前期投入的钱都打了水漂,”楚晏吸了口烟,再看向我的眸色里带了凉意,“上次的审计项目你已经给我搞砸了数据,让志诚亏损,这次若不是我来实地考察,你家这点破事闹起来又搞砸我一个项目,你觉得,你有多大能耐赔得起我的损失?”

他的话像是一把把冷箭射在我的心口。

“楚总,上次的数据亏空不是我……”我想要解释,可是刚开口,车子便发动了,一阵尘土卷起,那辆迈巴赫扬尘而去,汽车尾气夹带着我未说出口的话,一起消失在空气里。

看楚晏的态度,想来和他解释求情是不可能了,我叹了口气,想起家里还有一堆烂摊子要收拾,而于海做的那些不明不白的事情我还没找他问清楚,一时间不禁感到头疼。

回到家里一进门我就给了我弟弟两个耳光,刚打完我妈就哭着跑过来拦住我。

“你打他做什么?他还小不懂事……”我妈将我弟护在身后,像母鸡护崽一样。

我妈的话将我心里的火一下就点燃了,我指着她身后唯唯诺诺的我弟说道,“他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你这个当妈的难道就不该反省反省吗?你只知道一味的护着他溺爱他,才让他变得无法无天。”

“你爸爸走的早,你弟弟这么小就没了爸……”

“那我呢?我不也一样吗?妈,弟弟是你的孩子,我就不是吗?你从来只知道向我索取,但你有问过我的感受吗?你知道我的难处吗?”我撕心裂肺的喊,要将心里这么多年的委屈都倒出来一般,看着我妈欲言又止和我弟唯唯诺诺的样子,我摔门而出。

当天我就打车回了北市,直奔我和于海的住处,那天的事情我必须要向他问清楚,还有那个女人,到底和他做了什么交易?

可是我没想到,我没等来于海,却等来了于海的妈,陈美慧。

“妈,于海呢?”目前我和于海还没有办理离婚手续,想了想,我还是称呼了她为妈。

不过我的热脸却贴了人家的冷屁股,陈美慧瞥了我一眼,半句话都没说就砰的一声关上了门。

我捂着差点被夹断的手指,忍着怒气继续敲门,“妈,你把门打开,我要见于海。”

敲了十几分钟,估计里面的人被我敲得不耐烦了,再开门的时候,陈美慧的脸色黑到了极致。

“于海不在家,我儿子不想见你,你在外面勾搭野男人还有脸回来找他?也别再来我家纠缠了。”

我被她莫名其妙的话气的脑仁疼,但依旧保持着冷静和她对话。

“妈你这话什么意思?我和于海领了结婚证,这也是我家,你叫于海出来,我们当面谈,我有事要问他。”

话刚说完,陈美慧拉开了门,她抱着双臂堵在门口,隔绝了我看向屋里的视线。

“你的家?秦深,当初你和我儿子谈恋爱时我就不同意,是你死皮赖脸的要和我们于海在一起,现在我清楚的告诉你,于海不要你这个不要脸的贱货了,以后你休想再踏进我们于家的门一步,赶紧滚,看见你就晦气。”陈美慧尖酸刻薄的骂了我一顿,退回屋内关上门再也没回应我一句话。

我的心一点点的下沉,气的手指都在发抖,房子的确是于海买的,但装修费却是我出的,里里外外的家具装潢,花去了我这几年所有的积蓄,原本以为这会是我们温馨幸福的小家,谁知道却成为了葬送我婚姻的坟墓。

掏出手机拨通了于海的电话,这件事我必须向他问清楚,可谁知电话依旧打不通,我看了眼时间,拦了辆出租直奔于海的公司。

于海在华众地产上班,我到了华众后没有进去,我知道他在躲我,所以防他从后门溜走,我蹲在对面的拐角处守着,快下班的时候,功夫不负有心人,我终于堵到了他。

三步并两步冲过马路,我拉住于海未等他反应过来便给了他两个耳光,此时正是下班的时间,人来人往,已经有不少华众的员工停下看热闹,于海显然没想到我会来堵他。

“深深?你怎么会在这里?”于海看了眼周围的人,碍于面子不好发作,一张脸涨得通红。

我用掌心发麻的手指着他骂道,“你还是不是男人?你自己做了龌龊的事还跑到你妈那里颠倒黑白,你还是不是人?”

想起陈美慧骂我的那些难听至极的话,想来是于海在她面前扭曲了事实,我气的心跳都有些不稳。

于海拉着我苦苦哀求,“我们换个地方聊好吗?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

他怕丢人,我又何尝不要脸面?平复了下心情,我甩开他的手,朝对面的咖啡厅走去,今天无论如何,我都要一个交代!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