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纤翎齐海松重生之下堂嫡妻要翻天(免费阅读)

时间:2020-04-24 09:01

重生之下堂嫡妻要翻天
作者:九命紫林猫
主角:吴纤翎齐海松重生之下堂

  • 重生之下堂嫡妻要翻天 介绍

“张家媳妇,你这是怎么了?”邻居问。

“那个混蛋居然要休了我,休了我!”张家媳妇披头散发站在门口,满脸泪水,满身污泥,身上还有几块青肿。本来这女子还有几分颜色,如今憔悴加上浑身脏乱,是一点也瞧不见年轻的半分姿色了。

邻居本来还想安慰一下张家媳妇,见老张从屋里出来,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不敢再说什么。

“臭婆娘,不要在外边丢人现眼,有什么事情回家说。”老张像是拎小鸡一样,把身量并不高的张家媳妇从门外揪了回去,一把关了院门。

“你当初非要把纤纤卖了,然后给儿子上私塾,我没说什么。纤纤死了,你一点都不关心,甚至都不要我去把纤纤的尸首找回来入你家的祖坟,我也依你。张大,我这做媳妇的对你可曾有半点不恭敬?可你?现在居然又为了五十两银子要把我休了?张大,你还有良心吗?”张家媳妇字字如血,瞪圆了双眼似乎要把张大给吃了。

“我做的这一切不都是为了儿子!我没什么本事,以前就是一个卖葱油饼的,现在月城人不吃葱油饼了生意差了我也没办法。你也没什么本事,就会在家干点事儿,连个刺绣都不会。我们还想让孩子当个官,和那少城主争一争这城主的位置。就算不行,读书识字了之后,能被少城主到时候用上也算是吃上皇粮了。我的养老就不用愁了。你这婆娘你懂个屁!”

张家媳妇凄惨一笑:“呵,说到底,你还是为了你自己。你把纤纤害死,你又要卖了我。我俩都不在张家了,你张家子孙飞黄腾达了又和我们有什么关系?我凭什么要让你有人养老,你又凭什么休了我让我跟别人换钱给你养儿子养老?”

“你爱去不去吧。反正我不想要你了。你在我身边一刻我就打你一刻。”张大凶相毕露:“直到你觉得跟着我没用为止。”

“你休了我谁来照顾孩子?我们孩子才十岁,他需要人照顾。”

“呵呵,我要再有个五十两,加上积蓄还前段时候沈府送来的,我就有八十两。我花三十两能娶来一个懂刺绣的媳妇,那样的媳妇又年轻又漂亮又能挣钱还能干活,我干啥要你?滚滚滚,也不知道那少城主家的花匠是不是有病,要你这个疯婆娘做什么。一天到晚只会和我吵架。赶紧滚吧,你跟着我做什么,你跟着他或许还能过两天好日子。”张大一脸嫌弃地把休书丢在地上,让媳妇赶紧去找那个花匠,等找到花匠之后,花匠会在晚上把钱给他送过来。

张家媳妇彻底绝望了。她想了想张大说的话,也确实是个道理。这男人凉薄不是一天两天。在他的眼里,有用的才是人,没用的就是废物,是能和家里不用不要的东西一起丢出去的。

这么多年也受够了这样的对待,如今去找那花匠试试,看看那个男人到底是怎么想的,怎么会花五十两银子要自己跟他?若是个过日子的就过,反正好死不如赖活着,她还想留在这个世上看着儿子长大;如果不是个过日子的,大不了一死了之,也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张家媳妇按着张大之前说的,去了城主府的西侧门。城主府有五个门,西侧门是最小的门,一般供下人出入。她刚到门口,就有个干干净净的小厮说要带她去洗漱。张家媳妇此时刚抹干净了眼泪正万念俱灰,由着旁人摆弄。她被转了两三个丫鬟小厮,最后那个丫鬟引着她洗了澡换了衣服整了头发。

不过半个时辰,原先披头散发憔悴不已的张家媳妇,就成了一个风韵犹存的妇人,眉眼之间还能看出年轻的娇媚。这般干干净净的余韵娇俏模样,倒是把府上所有的老妈子都给比了下去。

张家媳妇看着镜子里如同变了一个人的自己,眼泪有些忍不住。此时的她,才能看到几分年轻时候的模样;在张家的她,早已经忘了自己也曾是南街出了名的一朵小花。

不多时,一个年过半百的男人来到张家媳妇修容的房中。她此时还在愣愣地看着镜子,瞧见正主来了,忙抹干净眼泪,觉得有些不好意思。

她瞧了瞧来屋里的男人,模样是普通人,穿戴比一般人家好上许多。旁边还跟着一个怯生生的小公子,不知道是谁。

被人无端休了的恼火还在心里,如果面前这个人真的是花匠,她打算好好撒撒气。她准备开口,那人先说话了:“纤翎姑娘原说你姿色上佳,我在街上曾远远瞧过你一眼,还有些不信。如今见了,她说的果然是真的。”

“你到底是谁?”

“我就是这府上的花匠啊。”

“府上花匠?”张家媳妇把这男人从头到脚看了一遍,怎么看也不像。

“是,这府上一共六十八座花池,中有六个大花园在主子们的院子里,八个小花园在各种各样的庭院里。其他的花池分布在大大小小的廊道旁。城主夫人生前喜欢花草,去世之后城主为悼念夫人,更是细心照看这满庭芬芳。我呢,就是管着六十八座花池的人。对了,还有十个徒弟。”

这就不奇怪了,原来还是个管事的。张家媳妇明白了。她瞧见花匠旁边的小公子,不由问了句:“这是?”

“我家孙子,他父母过世的早,城主见他伶俐,就养在了城主府里。以后许能给少城主当个跑腿的。今日是他得知我想给他找个祖母,非要跟来看看。”

就在这时,旁边一直怯生生不说话的小公子,叫了声:“祖母好。”

原本还哭丧着脸的张家媳妇,想着要和面前这害得她被人休的花匠吵一架的人,此时被这一句祖母好给弄得化了心,忙蹲下来抱了抱孩子,喜欢得不得了。

“得,看来你俩有缘。我这一把年纪了,也没什么要伺候的。你要跟了我,活不必干,有徒弟帮我做;事儿也不忙,我就这一个孙子城主管着,三餐府里管着;我就求我回我那屋里,我不是一个人,就行了。你若觉得和我睡着别扭,我这就让徒弟们给我找个床铺盖,咱们分床睡。”花匠姓刘,说话实诚。

这倒是让张家媳妇不好意思了。她又不瞎,眼前这男人比起以前的张大,除了年龄大了一点,其他比张大好太多。想起以前在家里,张大一直把儿子的地位抬老高,自己和女儿就像是纯粹用来牺牲自我,供养他们的物件儿。儿子永远都是只听爹的,不觉得娘是个能被尊重的人。

何况张大是铁了心的不要她,只要钱。

那就给他吧,算不得自己对不起那个畜生。

张家媳妇住下了。也没和花匠分床睡。住了一月,觉得这一月自己过得才像个人。

她好奇过这纤翎姑娘是谁,问花匠,花匠只说是内宅伺候的大丫头,地位非比寻常,那位置做少城主的妾极有可能,算半个主子。张家媳妇这样住在外宅的家眷,见不到那样的人。

张家媳妇做了刘师母,一帮徒弟叫得热乎,日子过得舒畅,也不想那些了。

只是过了些时日,听说张大的腿折了。听说是有人知道他手里有钱,带着他赌钱,没多久就让他上了瘾,最后还不上赌债抵押了房子给赌场还不行,被人打折了腿丢在街上乞讨。

此时的刘师母心疼还在私塾里读书的儿子。刘花匠知道了以后,给她儿子换了个能寄宿的私塾,每年给钱养着,就是不让见面。那钱毕竟都是刘花匠赚得,刘师母还得靠人养着,便不说什么。偶尔跑出去偷偷看一眼儿子,刘花匠总会敲打敲打,但多数时候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妻惦念之前的儿子。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