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宁霍九卿小说免费阅读虐恋全本《风月不知你爱我》无弹窗

时间:2020-06-03 18:00

风月不知你爱我
作者:半夜扇风
主角:慕宁、霍九卿

  • 风月不知你爱我 介绍
轻叶小说为大家带来慕宁霍九卿小说《风月不知你爱我》免费章节的精彩内容,这本小说中的男女主角分别是慕宁和霍九卿,作者“半夜扇风”通过娴熟的描写为我们展示了他们两人之间非常曲折的爱恨纠缠故事,喜欢的可以来了解下!

慕宁霍九卿小说免费阅读

对霍九卿而言,她的哀求谨小慎微,更何况从今而后,她于他而言,只会是杀他挚爱的仇人。

他应该会让她下地狱吧,又怎么会再多看她一眼,更不会碰她!

霍九卿冷冷地环视了周遭一圈,在所有人都骇然地底下头之后,才淡漠地开口。

“将她扔出去。”

很快又保安走了过来架起了慕宁的手臂。

霍九卿环视了一圈周围看热闹的员工,所有人很快低下头走进了大厦,不敢再触霍总的眉头。

而霍九卿也在扫了一眼地上的离婚协议后,转身直接走进了办公大厦里。

保安架着虚弱的慕宁,绕过霍天商贸大门外面的喷泉,然后用力将人扔在了大马路上。

慕宁昨晚跪了一夜,淋了雨,又顶着太阳从海边爬到了市区里;更何况她滴水未进,又心力交瘁,就算是大男人也顶不住。

此刻的她狼狈地甩在沥青马路上,额角撞到地面,人也直接晕了过去。

“她晕了,这……”

“别管闲事,饭碗要紧!”

几个保安很快离开。

周琛捡起扔在地上的离婚协议和碳素笔,看着晕过去的慕宁,微微叹息。

没签字,那慕宁就还是霍九卿的太太,他终归是不能看着人死在大马路上。

他掏出手机,正准备上前看看慕宁的情况,顺便叫救护车,一辆黑色的宾利却停在了霍天大厦门前。

“二少爷,前面有个人晕倒了。

司机先下车,恭恭敬敬地打开后面的车门。

周琛看到从里面走下来的人,脚步微顿,思忖了片刻才想起对方的身份。

他正准备上前打招呼,结果男人已经蹲下身,将地上的慕宁直接抱了起来。

“老赵,去医院。”

周琛几步追了上来,“温二少,等等!”

然而车门已经关闭,黑色的劳斯莱斯像箭一样驶离,整个过程中,竟彻底无视了周琛的举动。

周琛暗自咬牙,这下怕是要出事。

......

慕宁觉得自己像是要死了,身上忽冷忽热,一会儿像是泡在冷水里,一会儿像是被放在炭火上烧。

她拼命的呼救,却得不到救赎。

“你感觉怎么样?”

温温淡淡的嗓音在想在耳边,慕宁混沌中看不到男人的脸。

她很难受。

慕宁说不出话来。

那道清润的声音却再次响起,“别担心,在这里好好休息,我会治好你。”

温柔的手掌覆上慕宁的额角,男人像是怜惜般轻语,“你还有家人吗,我帮你联系他们。”

慕宁闭着眼睛,身上好疼,她的心也好疼。

她还有能依靠的家人吗?唯一和她血脉相连的父亲还在看守所里,谁会来帮她。

不,她还有丈夫。

“霍......霍......”九卿。

昏睡前,慕宁的眉头仅仅地拧着。

她的眼前永远是霍九卿低眸淡漠地看着他的模样,她想抓住霍九卿的衣角再求求他,却被他冷冷地甩开。

温辰言低着头,看着被烧得昏过去的女人,修长的手指从她的额角滑向她的脸颊。

男人那张清隽的脸上,目光温润柔和。在听到慕宁的呓语后,唇角漾起一点点弧度,并不明显。

“霍九卿吗。”

慕宁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她醒过的时候还不等睁开眼就感觉到膝盖上刺骨般的疼痛。

周遭很安静,有人过来拔掉了她手背上的针头,当那双温热的手掌再次覆上她的额角时,她才睁开了眼。

“你......是谁?”

她的嗓音有些嘶哑。

慕宁看着眼前的男人,怔愣了片刻。

霍九卿的长相已经算是男人里的翘楚,丰神俊逸,不过霍九卿线条冷厉,人也寡淡沉默,总是一副生人勿进的模样。

而面前的男人却有一张和霍九卿能够媲美的面容,只不过他眉眼更为清隽温柔,让他整个人散发出一种柔和的气质,和霍九卿太不一样。

可是这个人,她并不认识。

“温辰言。”

男人笑着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温辰言已经收回了手,找了把椅子在慕宁的病床前坐了下来。

“我下午去办事,看见你晕倒在马路上,就带你来了我的医院,现在舒服些了吗?”

慕宁这才注意到这个叫温辰言的男人身上穿着白色的大褂,原来他是医生。

“谢谢你,温医生。”

慕宁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道谢之后,又觉得不够,弯着身子给温辰言行礼。

“谢谢您救治我。”

不然她可能会死在马路上,而她的所谓丈夫,大概不会看她一眼。

温辰言笑着承受了,“慕宁小姐不用客气,医者本分罢了。”

慕宁因为初醒的关系,没发现对方口中准确无误地叫出了她的名字。

她看了看四周,注意到窗口昏暗的天色,原本放下的心却骤然攥紧。

天黑了吗,那霍九卿会不会回家了?

离婚协议她还没签,她应该还有机会。

她连忙掀开被子想要下床,却在脚掌碰到地面时,身子一下子栽了下去。

“啊!”

膝盖上钻心的疼,很快有血从纱布上沁了出来,她的膝盖早就在白天的时候磨烂了,此时摔倒的话,无疑会让疼痛变本加厉。

可是就在慕宁以为自己难逃一劫的时候,却跌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别乱动!”

温辰言呵斥了一句。

他一只手抱着慕宁的肩膀,另一只手握住她的手,帮着支撑她的身体。

“你的膝盖伤得很重,再摔一次整个膝盖骨就治不好了。”

即便是训斥,温辰言给人的感觉也是温柔的,更多的是他对患者的关心。

慕宁却疼得说不出话来。

膝盖剧痛,膝盖骨像是都被人剜掉了一般,全身的毛孔似乎都在剧痛下张开,冷汗染失了她身上的病号服。

她被温辰言扶着再次躺在了床上,等到终于缓过疼痛后,她有些慌张地抓住了温辰言的手。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