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小梅姐林海小说阅读 小梅姐林海小说阴阳刺

时间:2020-06-24 21:02

阴阳刺
作者:客家大少爷
主角:

  • 阴阳刺 介绍

这房子的外面看着不好,进来才知道,房子里面更破,墙皮基本上可以说没有,裸露着的就只有被烧过的发黑的砖墙,家具基本上是没有的,墙边放着几个几十年前老样式的木箱子,所有的木箱子都上了锁。除了这几个箱子,房间里面基本上就没有什么的了,就连锅碗瓢盆都一概没有的。

杨老头给师叔端了一碗水,师叔说了声谢谢,三口两口就把这水喝光了,看他咂嘴的表情,似乎还有一点意犹未尽的意思。

可杨老头可没有一点再想给他倒水的意思,而是坐在了床边,默默的看着我们俩。

场面一度有些尴尬,师叔先开口说:“听说您是这村里最有资历也是最有经验的养蚕人,我们两个初来乍到的,就想向前辈讨教一下养蚕的方法和秘诀。”

“可你们两个不像是养蚕的,要问的话去问谁不行,偏偏要走这么远到我这里,你们两个人不太想说实话啊,而且我已经好几十年没有养蚕了,只怕是有什么技巧,也都该忘光了。”杨老头似乎看穿了我们的来意,语气不是很好。

见杨老头说话语气不好,师叔的态度也变得不客气了,“你说我们两个不说实话,可你又何曾说了实话呢,你说你已经几十年不养蚕了,可实际上,你只是不养白色的蚕,你如今养的蚕,都是能吐黑丝的吧!”

杨老头的面色阴晴不定,甚至有些慌张,“你们问这些做什么,我养什么东西又与你们有什么相干,你们到底是什么人?”

见师叔的眼神十分凌厉,像是审犯人一般的样子,我有些看不下去了,毕竟这姓杨的年纪这么大,按年龄来算也是个长辈,看着他这样被质问,也有些于心不忍。

“杨伯伯,我们本来也是不知道您的,只是今天有人特地引我们过来找您,跟您说实话,今天早上有一个脸色苍白的,眼球黑色部分很多的女人到我的店里,说了些奇奇怪怪的话就走了,然后留下了一个黑色的蚕茧。”我将早上的事跟他说了一遍,希望他能理解我,告诉我们他所知道的事实。

听到我描述的这个女人,他的神色马上变得非常紧张而且非常的不自然,“她在哪里,你们是在哪见过她的?”杨老头激动的跑过来紧紧的抓着我的肩膀边晃边说。

果然这件事和他有关,不然他怎么会这样激动,我忙先缓解他的情绪,让他放手先坐下来,“杨伯伯,我也只是上午见了她一面,之后人就走了,我也不知道她去哪了,这个女人是你什么重要的人吗?”

谁知杨老头突然就哭了起来,而且十分的伤心,接下来,他说的话让我们都感到十分的吃惊,“她是我的女儿,是我的亲生女儿啊!”

我不相信他说的,“不可能的,你们家不是在几十年前除了你,都被烧光了吗,难道你后来又另娶了?”

“不,我发誓我只爱如娘一个人,这一世,我只有她,也只能有她一个妻子,我的女儿,的确死了,不过,现在她是以另外的一种形式活着。只是,她不在我身边长大,应该也不知道我是她的父亲吧。”杨老头突然又变的悲哀而深情。

我是越听越糊涂,什么是她的女儿,什么又大火烧了全家,完全听不明白。

“那这么说来,你女儿是从那场大火私立逃生了的,可我今天见的那人皮肤白皙,没有一点被火灼伤过的痕迹,应该不是你的女儿吧。”师叔这样问他。

杨老头被他这样一问,整个人都陷入了回忆中。

他原本有一个美丽的妻子,一对活泼聪明的儿女,是整个村里最富裕的一家。可天有不测风云,在那日他出门谈蚕丝生意回来之后,家里的几幢房子已经被大火完全吞噬进去了,他哭喊着要冲进去,哪怕救不出亲人,他也要和自己的家人死在一起。

张家的大儿子紧紧的拉住他,所以他才没冲进去,让他没想到的是拉他的张家大儿子冲进了火场里面。过了一会儿,张家大儿子黑黢黢的从里面跑出来,怀里抱着一个已经烧的不成样子的小孩子,他忙去接孩子,发现孩子的脸已经被毁了,但是从小鞋子上看出来这是他的女儿,他问张家大儿子,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儿子已经找不到了,只救出这个女孩,最后,大火被扑灭了,人们在火场的废墟里找到了他妻子和儿子已经被烧的发黑的尸骨。

他当时痛不欲生,甚至想马上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但是看到这个可怜的小女儿,他知道,自己不能死,小女儿还在等着自己去照顾他。看着怀中的孩子,虽然还有气息,但是已经完全没有意识了,不知道是因为她被烟气呛到了肺部,还是因为身上的烧伤太过严重了。

他想把孩子送到医院,可是这个村里面没有电话,没有办法打120救护车,而且这个村里也没有汽车,唯一的交通工具也只是自行车了,如果是自行车骑到城里的医院,即使几个小时到了,孩子也会因道路颠簸出事故的。

刚刚救人的张家大儿子说他能救自己的孩子,他便什么都没有想,就把孩子抱到了他家。到了他家之后,为了看孩子的病情如何,他把裹着孩子的衣服被子拉下来,谁知道大火将孩子的皮肉都给烧化了,皮都粘在衣服上,刚刚轻轻拉开衣服,就顺带着扯下一块带血的皮来,可能是因为太疼了,孩子虽然还昏迷着,可身体却疼的抽搐了几下。

这下他不敢碰了,但不把衣服拿下来又如何消毒呢,张家的大儿子拿着一大瓶白酒,直接隔着衣服被子对着孩子洒了下去。被撕下皮的带血的嫩肉碰到白酒,别说孩子,就是大人也受不住这疼啊,孩子一下子醒了过来,全身的疼痛让她止不住的哭,可是哭带动脸上的烧伤,血和脓水从黑色的小脸上渗出来,过了不一会儿,她又因为疼而晕了过去,作为父亲的他,见到孩子如此难受,如此疼痛,心如被刀剜一般,如果可以,他希望在大火中被烧的是自己,而不是这个小小的孩子。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