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免费阅读)重生都市修仙小说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东楼雨盛红音)

时间:2020-06-25 12:02

重生都市修仙
作者:逆天吼
主角:

  • 重生都市修仙 介绍

一阵擂鼓似的敲门声响起,东楼雨急忙过去把门打开,夏汉杰爽朗的笑声传了进来:“东楼,你小子怎么躲到这来了?还不开手机,让我找得你好苦啊。”

东楼雨歉意的道:“夏师父,我也是没办法,家里和金皇都没有办法让人安心鼓捣我要弄的东西,只好躲起来了,让您费心了。”

卢海在夏汉杰身后说道:“行了,咱们别瞎客气,进去说话,你看我们带什么来了?”说着一抬双手,左手提着一打白酒,右手是一个大方便袋,晃了晃说:“咱们省的名酒‘大泉源’,这是特酿轻易喝不到的,还有一只整狗和‘杀猪菜’,今天喝个痛快。”

东楼雨赶紧伸手来接,夏汉杰拦住他说:“不用,让小成来,他停车呢。”说话的工夫一个青年走了上来,他脸上透着一丝腼腆,腰上别着一个MP3,左耳挂着耳塞,笑眯眯的过来,从卢海手里接过东西。

东楼雨愕然的看着青年,说道:“你……你不是小陈警官吗?”来的人正是那天和李河一起审他做笔录的小陈警官。

小陈也没想到是东楼雨,错愕的道:“唉呀,咱们还真是有缘了。”

东楼雨笑呵呵的把三个人让进屋,说道:“这缘份看来还不浅了,我听我姐说,你是新来实习的毕业生,上面已经安排了你实习一完就留在刑警队做书记员,我还想呢,谁能这么有面子,原来是夏师父的儿子啊。”

夏汉杰一摆手道:“别扯上我,他进警局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那是他那个见不得光的工作给他找得身份证明。”夏汉杰对儿子做国安是一百个不同意。

“爸!”小陈不满的叫了一声,东楼雨笑笑并没接话,心道:“看来夏汉杰这个人肚子里是不可能保存任何秘密的。”

小陈向东楼雨一伸手,道:“东楼先生,我们重新认识一下吧,我叫夏成,是省‘森林警官学校’毕业的,来局里时间不长,由于我爸的名头太响,所以对外我说我姓陈。”

东楼雨和夏成握了握手,道:“好啊,咱们都是年青人,不用那么生份,我比你大,你叫我雨哥好了。”夏汉杰眼睛一亮,说道:“听见没有,赶紧改口。”

夏成无奈的叫了一声雨哥,东楼雨喜气洋洋的应了一声说道:“在家里我是老小,上大学也是最小的,见谁都要叫哥,这回可有一个比我小的了,这当哥的感觉还就是不错。”一句话说众人同时大笑。

东楼雨把折叠桌打开,取了两个盆把菜倒了出来,夏汉杰和卢海是纯粹的东北人,叫得菜也极富东北特色,量大油足,又咸又辣,尤其是那份杀猪菜,这个时候还是刚刚八月份,天气正热,可是那盆里的酸菜极为正宗,白肉透着一股油汪汪的鲜亮,血肠一块块圆溜溜的,肠衣紧紧的裹着豆腐一般的猪血,没有一点溢出,让人的食指不由大动,勾起肚子里馋虫来。

东楼雨叫道:“太好了,这个可是难得的好菜,说着他又端上来四个凉菜,油炸花生米、切半咸鸭蛋、整根黄瓜和火腿肠,东楼雨在夏成的帮助下把凳子摆好,说道:“我也准备了点菜和酒,菜虽然简单下酒还行,不过那酒就一般了,我也不往外拿了。”

夏汉杰抄起一根黄瓜咬了一口说道:“这东西最好,水灵。”卢海也照呼道:“行了,都坐下吃吧。”一边说一边找了四个茶缸子,把酒倒上,夏成拘禁的等着夏汉杰、卢海、东楼雨都坐下,才欠着身子坐了,只是耳塞子还照样留着,并不取下来,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刚出校门的大学生,东楼雨好奇的看了他一眼,心道:“这小子真的是特工吗?和我看的小说里的人物可是差得远了。”

夏汉杰一顿茶缸子说道:“先走一个。”四个人同时举杯,一口喝干,三两左右的白酒一下肚,夏成的小脸越发白了,只是眼中散发出一股彪悍之气,东楼雨这才从他的身上看出一点狠劲。

几个人一会的工夫就进去了半打白酒,一个个喝得脸红脖子粗的,夏汉杰打了个酒嗝,把外衣脱了,向卢海丢了个眼色,卢海夹了一块狗肉丢到嘴里,一边嚼一边好似无意的问道:“东楼,你躲起来干什么来着?我听说你把金皇的顶楼都给炸了,弄得何秘书扬言要追杀你,是真的吗?”

东楼雨笑尔不答,回手在床上拿过一个盒子来,他租的这地方不大,总共就一间屋,几个人就围坐在床边吃饭。

东楼雨笑眯眯的把盒子打开,说道:“你们看看这是什么。”

三个人一齐把脑袋凑了过来,看着盒子里米黄色不规则的小片片,都皱着眉头不停的思索着。

夏汉杰:“锅巴?”

卢海:“饼干?”

东楼雨笑着摇头道:“我说,咱别往吃的猜,行吗?”

夏成眉头深锁,不太确定的说道:“我看……好像一种药。”

东楼雨一挑大指,说道:“对了,就是药。我躲起来这几天就是为了它。”

夏汉杰和卢海同时脸色一变,对觑了一眼,夏汉杰凝重的道:“东楼,你这不是什么毒品吧?”

东楼雨一笑道:“你们想到那里去了,这个东西是我为了练功才炼出来的,我想你们总看过武侠小说吧,那里说得大还丹、小还丹的,你们还有些印像吧?这个就和大还丹的作用差不多。”

夏汉杰和卢海都是不可置信的道:“东楼,你说的是真的假的啊?”

东楼雨正色的道:“我怎么能拿这种事开玩笑呢。夏师父,卢师父,我想你们也应该懂得,果毅拳为什么没有大的名气,就是因为它只有外家的拳招,而没有内家的行功方法,无法把功夫从外家横练转入外家后天内力的关系,加上咱们果毅拳又没有出过什么黄飞鸿、叶问、李小龙,所以就一直陷在画州一地,而没有什么发展,其实在隋朝的时候,果毅拳是有内功心法的,只不过失传了,我恰好在上大学的时候得到了一位高人的指点,得到了这份内功拳谱。”

夏汉杰和卢海同时激动的叫道:“那图谱呢?”东楼雨神秘的看着他们,在怀里取出一条长绢来,一旁的夏成冷眼旁观,本来是一脸的置疑,可是他马上看出那条长绢跟本不是现代之物,不由得自怀疑转为迷惑了。

东楼雨把长绢拉开,道:“你们看看吧。”夏汉杰、卢海同时凑过来,就见绢上画着一十八个小人,每一个小人都在做着一套.动作,手法正是十八路果毅拳,旁边另有一份解词,指点着行拳的时候如何行功,每一次行功就带动一次内气,十八路拳法打完,正好把内息行完全身。

卢海和夏汉杰全神贯注的看着,看到最后,同时长叹一声,原来那上面写明,必须是童子方能修练这份内功,他们两个都是有儿女的人了,自然修练不得了,卢海遗憾的道:“看来我们是白看了。”

夏汉杰则不以为然的道:“怎么算白看呢,我们可以传给弟子们吗,这一来我们就可以让果毅拳在我们手中发扬光大了。”

东楼雨笑眯眯的看着他们,慢悠悠的道:“夏师父,卢师父,其实你们想有内功也不是不可能的。”夏汉杰和卢海听了这话同时激动的看着东楼雨,东楼雨指了指盒子里的药片,道:“这个东西就能让你们拥有内力。”

夏汉杰和卢海再次对觑一眼,两个人眼中尽是怀疑,卢海干咳嗽一声,刚要说话,夏汉杰一拍桌子道:“行,东楼,我信你,你说这个东西怎么用吧。”

东楼雨也同样一拍桌子道:“夏师父,你能这么信任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他伸手替夏汉杰把把脉动,然后道:“夏师父,就请你先服下这个丹药。”说完拈了两大片,说道:“夏师父,以你现在的体力,只能承受两片,你把他们服下去,我先助你把把药力行开,然后你按照这绢上所说,打一套拳,看看我说得有没有效果。”

夏汉杰毫不犹豫的把药片吞了下去,东楼雨抚掌在他的背后,缓缓用力,药力跟着散开,半个小时之后,东楼雨手掌慢慢回收,同时示意卢海和夏成把桌子搬开,然后道:“夏师父,可以了,你打拳吧。”

夏汉杰依言缓慢的打起果毅拳来,由于对行功的方法不熟,一边打一边想,十八路果毅拳夏汉杰竟打了接近两个小时。

卢海总算等到夏汉杰收拳,他心怀忐忑的问道:“师兄,怎么样?”

夏汉杰猛然睁开眼睛,向卢海微微一笑,跟着就是一个冲天炮,他们师兄弟切磋了不下上百场了,卢海想都不想就回了一个双掌盾,可夏海杰的拳上带着一股赤热的洪流,卢海身子一震,不由自主的飞了出去,身体向着墙壁接撞去,就在他既将撞上墙壁的时候,夏汉杰低喝一声,一闪身抢先一步到了卢海身后,把他挡了下来,然后热切的道:“师弟,怎么样?”

卢海跟本就不和夏汉杰搭话,快步抢到了东楼雨身前,道:“东楼,你……你也给我看看!”

东楼雨一脸笑意的把手抚上了卢海的腕脉,心中暗暗得意,这套功法是他临时创出来的,虽然不能和那些大派传承千年的功法相提并论,但也算是不错的内功了。

东楼雨抚过卢海的脉之后道:“卢师父的身体里杂质要比夏师父多一倍,虽说比夏师年纪轻一些,不过;却只能承受一片丹药。”

卢海知足的道:“一片也行啊,总比没有强啊。”夏汉杰这时推着夏成过来,企盼的道:“东楼,你看看小成能承受多少!”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