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云战神-沈天阔陈墨(完整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27 12:01

风云战神
作者:留个月亮
主角:沈天阔,陈墨

  • 风云战神 介绍

主角是沈天阔陈墨的小说名叫《风云战神》,是作者留个月亮创作的一部现代都市小说,六年前的沈天阔,因为战区的紧急召唤,而在婚礼当天不辞而别,六年后,他为了给同甘共苦的兄弟们报仇,而再次回到了这个地方。

沈天阔陈墨小说精彩章节

黑色越野在城市中飞驰,霓虹灯从车窗外照在了沈天阔的脸上。

“老大,柳老说要速战速决,明天我就去把周家铲了,天盟三区还等您回去操持。”霸下开着车,黝黑的脸上没有半分表情。

“还不行。”

沈天阔揉着太阳穴,满脸疲倦。

不知道是没睡好,还是因为兄弟遇害让他心烦意乱,他总感觉事情没那么简单。

虽然周家在八区是个难以撼动的庞然大物,周凯做事也飞扬跋扈,可他刚才那么干脆地就承认自己的罪行,实在是有些异常。

毕竟周围宾客众多,其中不乏周家的商业竞争者,他那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要是被人知道了,难说不会被当作把柄利用。

难道说,周家的势力已经大到可以这么肆无忌惮了?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他表情严肃,眉头紧皱。

“这事没那么简单,且不说事情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单说周家能在八区根深蒂固那么多年,背后肯定有人,况且,天盟地盟属于两个不同的联盟,我作为天盟三区的统帅,若是明目张胆地把手伸到地盟来,容易成为众矢之的,这件事情,还得从长计议。”

他从车里找到一张纸,开始在上面写着什么。

很快,他把纸叠起,递给霸下:“这是我在八区的卡号,往里面多装些钱,我们可能需要在地盟待很长时间,你去通报柳老一声。”

“是。”犹豫片刻,霸下还是点了点头。

车子一路行驶,终于在一处小区外停下。

六年了,由于身份特殊,一直没有和家里联系,现在是时候回去看看了。

走上单元楼,沈天阔伸出手,在门上轻轻叩响。

咚咚咚......

咚咚咚......

敲门声回荡在走廊着,沈天阔切实感受到了什么叫做度秒如年。

他忽然觉得,此时回来多少有些突兀。可是,自己要做的事情一定会牵扯到三大家族,如果现在不先将他们给保护起来,三大家族很有可能会对他们下手。

就在他举旗不定时,门忽然开了。

开门的是一位中年妇女,当她见到沈天阔时,一下愣住了。

她就是沈天阔的岳母,张琴。

“妈,我回来了。”沈天阔平静地说道。

张琴脸一沉,伸手就要关门。

“你给我滚,我不是你妈,我家不欢迎你!”

沈天阔忙用手臂拦住了快被关上的门。

“沈天阔,你什么意思,这里可是私宅,你再不走我就要报警了,给我滚!”

当年,沈天阔从孤儿院毕业,阴差阳错拜柳盛为师,而那时陈老爷子与柳盛私交甚好,得知沈天阔没有地方住时,慷慨地让他住在自己的家里。

后来,陈老爷子突然毫无征兆地让孙女陈墨和沈天阔结婚,然而,那时的沈天阔没有任何资产,又是个孤儿,所以遭到了陈家人的百般阻拦,可他们的不同意见最终也没能让陈老爷子改变主意。

可是,在婚礼当天,沈天阔忽然接到了柳盛的指令,让他速速前往天盟三区作战。接到命令后,他停下了婚车,跟着柳盛前往天盟,从此改名换姓,与地盟八区彻底断了音讯。

那一天,陈墨穿着婚纱在家里默默地等待,然而直到酒店里宾客散去,也没有等到沈天阔来接她。

嫁了个一穷二白的孤儿不说,那人竟然还逃婚了,那天以后,陈墨一家彻底沦为整个家族的笑柄,在沈天阔离开八区的第三年,陈老爷子病重,不久就撒手人寰,陈墨一家在家族里彻底失去了地位。

他们家失势全都是拜沈天阔所赐,张琴怎么可能不记恨他?

“沈天阔,我再说一次,从哪来的回哪去,这里不欢迎你!”张琴一把推开沈天阔,刚要关上门,却听到屋内传来一阵女声。

“妈,谁呀?”

听到这个声音,沈天阔的心里忽然扬起了一阵慌乱。

这是他的妻子陈墨的声音,也是他一辈子也忘不掉的声音。

只听哐啷一声,水杯碎了满地,陈墨瞪大了双眼,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这个男人。

“天阔......”

她呆呆地望着沈天阔,泪水从眼眶喷涌而出。

虽说当年陈老爷子是强点鸳鸯,可陈墨并不排斥沈天阔,相反,她对这个上进坚强的男人有着难以言说的好感。

沈天阔离开这六年,自己身边并不缺乏追求者,甚至还有不少世家公子,毕竟她的姿色在整个八区也是万里挑一。而父母几乎每天都在劝她改嫁,她却不停,在她的心里只装得下沈天阔一个男人,她愿意等他回来。

等你六年,你终于肯出现了吗。

她向前走去,把沈天阔紧紧抱住,心中千言万语化为此刻柔情,静静地感受着沈天阔带给她的温度。

“这一次,我再也不会离开了。”沈天阔湿了眼眶,紧紧地抱住陈墨。

情绪稳定后,陈墨拉着沈天阔进了客厅,两人在沙发上紧紧相拥。

“真是的,家里又多了一张嘴,以后这日子还怎么过。”张琴充满怨念地擦着桌子,岳父陈北海拿着报纸在一旁一声不吭。

“妈,人都回来了,你少说两句。”陈墨不满地说道。

听了陈墨的话,张琴一下就不干了,把抹布往桌上一摔,怒声道:“我说的有错吗,六年前他一声不吭就走了,让咱家受了多少白眼,要不是他,咱家在公司里地位能这么低么,本来就是个废物,还不让说了,沈天阔,我问问你,你离开这六年是去干嘛了?”

消失六年,按理说只要人还活着怎么也该有音讯,可这六年来沈天阔没有一次联系过家里,这怎能不让人怀疑?

沈天阔一下愣住,他去天盟从军时,用的是另一个身份,就是为了保证家人朋友的安全,也为以后做事行得方便。

而这一次,他把手伸到地盟,是万万不能说出自己的身份的,否则后果将不堪设想。

就在他不知道怎么回答时,楼道里忽然响起了一阵拍门声。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