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免费阅读)慕灵汐祁贞《奸妃多妖娆》全本及精彩阅读

时间:2020-06-27 12:03

奸妃多妖娆
作者:歌安
主角:

  • 奸妃多妖娆 介绍

慕灵汐带着流光去了慕王的书房。

两位王爷今日就要回京都,而锦州的灾情并没有缓解许多,朝廷明摆着就是想看慕王府的热闹,是以慕王近日很烦躁,偏偏又不敢表现出来。

见慕灵汐过来,他勉强露出一个微笑:“汐儿可是有事?”

慕灵汐也懒得再和他交流什么父女情,见慕王爷疲惫的面容,她也没有半分心疼,只开门见山道:“父亲,母亲的忌日马上就到了,女儿想去寺庙小住几日,替母亲抄经尽孝。”

慕王叹了口气,面上露出几分不知真假的伤感来。

“难得你有这份孝心,明日我便让人送你上山。”慕王爽快地同意了,而后又道:“那本《医经》,需几日可译完?”

慕灵汐藏起心底的冷笑,恭敬地道:“昨晚女儿译了两页,这次去寺庙抄经我会随身带着,等回来就应译好了。”

“好好好!”慕王连连点头,“不过这本医书万不可拿与旁人看,尤其……”

“王爷,不好了!寒梅居走水了!”一个小厮慌慌张张来报。

慕王倏地站起来,怒道:“还不快去救火!”

一丝兴奋在慕灵汐眼底一闪而过,随即她跟上慕王匆匆离开的脚步,焦急地道:“好好的怎么会走水!那本《医经》还在我房中!”

众人赶到寒梅居,大火几乎吞没了慕灵汐的闺房,饶是丫鬟小厮们一桶一桶地浇水,火势也全然不见小。

慕王双目赤红,怒道:“快进去把里面的东西搬出来!”

可没有人动,现在冲进去无异于送死。

“我养你们是吃闲饭的吗!快进去搬东西!”慕王面目狰狞,额头上青筋直跳。

“慕王稍安勿躁。”祁衍不知何时赶到的,声音温和地劝抚,“火势这样大,贸然进去恐怕会有进无出。慕小姐房中要是没什么比人命还重要的东西,不如就等这场火烧完吧。”

今日无风,因此大火并没有向四周蔓延。

慕灵汐闻言瘫软在地,眼泪成串儿地往下淌:“里面……里面还有母亲留给我的……”

祁衍冷眼看着“伤心欲绝”的慕灵汐,要不是追影把早上的事情告诉了他,他差点就信了。

慕王在祁衍面前不好再说什么,只好打落牙齿和血咽了,对那本葬身火海的《医经》,又是痛心又是无奈。

等火势渐渐弱了,众人才一齐将火扑灭,可惜房中烧的除了墙壁,什么都不剩了。

“给我查!到底怎么回事!”慕王震怒,他不信好好的房子会无缘无故走水!

慕灵汐此刻满脸泪痕,依旧抑制不住地抽噎着,像是伤心到了极点。被流光搀扶着坐到一边,不断地安抚着。

寒梅居的嬷嬷丫鬟都被叫来,跪了一地。

为首的齐嬷嬷战战兢兢道:“奴才……奴才也不知,这火……”

“拖出去给我打!打到知道为止!”慕王喝道,这次任谁看都知道他被气的不轻。

慕灵玥乖巧地立在一旁,一脸的有恃无恐。

姚卿卿柔声道:“王爷不要动怒,当心气坏了自己的身子。这天干物燥,许是哪个丫头嬷嬷不小心遗落了火星……”

“王爷饶命啊!老奴说,什么都说!”

几大板下去,齐嬷嬷一把老骨头就受不住了,哀嚎着打断了姚卿卿的话。

姚卿卿面色一凛,就听齐嬷嬷哭着道:“是……是小少爷闯进大小姐的房间,他跑出来不久,就……就着火了!”

“你胡说什么!城儿那么小,还会故意放火不成!”姚卿卿愤怒地指着齐嬷嬷吼道,“定是你们这些奴才做的,不敢承认才推到一个小孩子头上!”

“姨娘话可不能这么说!刚才还是您警告奴才们不可把这事说出去。老奴实在是经受不住这板子,还请王爷明察!”齐嬷嬷索性也死磕到底,否则没等姚卿卿找她算账,她就被一通板子打死了。

“把慕逸城带过来!”慕王脸色难看,重重地一拍桌子,打断两人的争吵。

慕灵汐面上依旧是伤心欲绝,心中却暗自计较:这个慕灵玥也不算蠢,把放火这事儿让一个小孩子来做,就算慕王知道了也不能把自己的小儿子怎么样。

慕逸城被人带过来,稚嫩的脸上满是桀骜,对上慕王那双眼睛时,却是明显瑟缩了一下,不情不愿地跪了下来:“给父王请安。”

“寒梅居走水,可是你所为?”慕王面色难看,声音也带着凛冽的冷意。

慕逸城瞄了眼慕灵玥,有点害怕慕王的样子,低声道:“是……是阿姐让我做的……”

姚卿卿赶紧冲上前,一边对慕逸城使眼色一边诱导道:“是不是你灵汐阿姐?她让你去烧她的房间……”

“才不是!”可惜慕逸城太小,没能明白母亲的意思,“娘亲不是说我只有一个阿姐吗!慕灵汐那个废物才不是我阿姐!”

此言一出,整个屋子都安静了。慕灵玥赶紧跪地磕头:“父亲明察,女儿并没有指使阿弟做这种事啊!”

慕灵汐艰难地站起来,跪在慕王面前痛哭道:“阿弟说的没错,灵汐就是废物!连母亲留下的东西都保不住,是灵汐没用!”

事情发展至此,慕王自以为明白了怎么回事,又是愤怒又是无可奈何道:“慕逸城在房中闭门思过,半月不可出门一步!慕灵玥罚去乡下的庄子里思过半年!谁若求情就一并过去!”

最后一句话就是说给姚卿卿听的,她刚要开口替女儿求情,闻言只好闭上了嘴。

慕灵玥一句辩白也说不出来,她总不能说自己让阿弟烧了寒梅居,是因为找不到那个香囊和信,索性一把火毁掉所有。

她只能狠狠地瞪着慕灵汐,又求救一般看向自己的母亲。

人都下去后,慕王缓和了语气,对慕灵汐道:“汐儿,你译完的两页内容可还记得?”

慕灵汐点头,拿起纸笔将事先背好的内容写了出来,反正无关紧要。

慕王收好,又道:“委屈你了,这两日/你就暂且住在客房吧,寒梅居我会让人尽快修缮。”

“多谢父亲。不过灵汐想今晚就去寺庙抄经,母亲留下的东西被毁,灵汐着实心中难安。”慕灵汐泪痕犹未干,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