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废后不好惹-卫穆雪(卿兰锦)苏皇曜(全本阅读)

时间:2020-06-28 12:01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作者:北国之雪
主角:卫穆雪(卿兰锦),苏皇曜

  •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 介绍

《重生之废后不好惹》是由网络作家北国之雪倾情打造的一部古言重生小说,男女主是卫穆雪(卿兰锦)苏皇曜。讲述的是卫穆雪本是身份低微的相府庶女,后被曜王苏皇曜所救,成为了他手里的杀手。白天,她是那个干干净净文弱贤德的曜王妃;夜里,她是一个冷酷无情的女杀手,而坚持下去的动力就是对他的爱,可在他眼里,她就是一个工具而已...

精彩章节

那般绝望的目光是苏皇曜从来不曾见过的,竟然让他出现了一瞬间的心疼!

“主上,属下只问一句。”她安静了下来,抬着头目光定定的望着他,只是那眸光里面的痴迷却不知去了哪里。

“问!”

“主上,你可曾信我?”她目光里含着几分希冀,紧紧握着的拳头微微的发着颤。

他娶侧妃也好纳妾也好,她都可以视作不见,可是为什么!为什么他将所有的温柔都给了旁人,却独独留给了自己这样冰冷的疼痛!

“朕,要的是实话。”他眸光冷冽如冰,冰化作刀,刀刀切入她那被深深隐藏了起来的心上。

被千刀万剐的心,疼起来的时候是不是就是这样的一种感觉?

她骤然缄默,面容里浸着些许的苍凉。

左轮右影走上前来,右影愤愤的瞪着她,那目光灼灼的恨不得吃了她!

“走吧!”

卫穆雪跪得久了,腿有些麻,这麻而冷的双重攻击之下令心就不那么疼了,她麻木的走在左轮与右影之间,她有些瘦削的背影映入苏皇曜的眼中,秋枫飘起,平添了几分悲凉。

“朕再问你一次,为何要杀朕的皇弟!”他紧握着拳头,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望着那个背影会脱口而出再问这一句。

这一次她的脚步没有停,她低着头,什么也没有说,安安静静的跟着左轮与右影走了,

路过那曜王府,她就着囚车中空阔的视线,瞧着银杏树黄金色的树尖发着呆,几只乌黑的鸟从灰蒙的天空划过,于空中瞬间了无痕迹。

一片金黄色的银杏叶子缓缓的飘落在她的手边,她伸出刀剑痕迹斑驳的手,小心翼翼的拿起落叶,放在眼前看了看,记忆如同这夕阳,终究只会过去。

她被带进了天牢里,这里有一个恨极了她的人主刑,她如何会好过。

这七天下来她已经奄奄一息,身上的血凝结成了深红色,与囚服的颜色混在一起,那般的触目惊心。

一盆冷水朝着她泼了下来,卫穆雪猛的睁眼望着身前手执刺龙鞭的右影,卫穆雪冻得嘴唇发紫,声音干哑得连话都快说不出来。

“你为什么要杀曦王殿下!他就是一个病殃子,一个病殃子也碍了你的眼了吗!卫穆雪!我告诉你,在你入狱的那一天,先皇未仙逝时赐下圣旨,战家意图勾结北燕谋反,诛其满族!若非曦王保你,你这条命早就没了!”

右影瞪着卫穆雪双眼通红,恨不得直接就将卫穆雪弄死来解恨!

卫穆雪心口悲恸,血缓缓的从她的嘴里蔓延而下,滴落在深色的衣襟上,很快便在冰冽寒冷的空气中凝结成了深红色。

战家!

战家何时做过那勾结北燕的事情!那是她母亲的家族啊!那般温暖的存在……怎么可能?!

整整七天的折辱审讯,她却只说了一句话。我没有杀曦王殿下!

如今见血从卫穆雪的唇角蔓延而下,见卫穆雪的脸上终于染上了一丝异样的情绪时右影才觉得痛快!

害死曦王的人,怎么能够如此轻易的死去!

整个天牢里又响起了鞭子抽打皮肉的声音,右影是个习武的,那一鞭子下去皮开肉绽都是轻的了,筋脉尽断不说,在她的身上有好几处都已经留下了深可见骨的痕迹!

一个杀手健康而强壮的体魄就这样在右影的手下生生的毁了!

太监首领康福行色匆匆的跑了进来,在他的手中还拎着一份圣旨,他看见绑铁架子上的人狠狠的抽了一口气,指着她扯着尖尖的嗓子急切的喊着。

“快,圣上有旨,快把她解下来!”

右影怒火冲天的冲到了康福的身边,一把将人提了起来,咬牙切齿的瞪着他:“什么旨?要杀吗?那就直接交给我来办!”

康福被她那一嗓子吼得怔愣了半呼,右影见他不说话了以为真是如此,顺手将康福放下,扯了手中的剑朝着卫穆雪的脖子一剑就划去。

“皇上要立她为后!”康福吓得差点一命呜呼的急喊!

那剑生生的慢了几分,砍在了卫穆雪的肩膀上,卫穆雪狠狠的拧起眉,双手紧紧的攥着,拳中的银杏叶已经染上了深烈的血色。

皇帝要立她为后?!

这对于右影来说是一个毁灭性的消息,她在冰冷的地牢里来来回回的走,目光不时的从卫穆雪的身上扫过。

她的肩膀上有血淌了出来,滴落在乌黑的地板上,发出寒冽彻骨的声音。

康福穿着厚厚的冬衣站在一旁,只觉得这牢中的冷连冬衣也无法阻挡!

他壮着胆子望向右影。毕竟右影是打小就跟着皇上的,在宫人的眼中总是要敬重几分的。

“右影姑娘,这是皇上的旨意,奴才还要回去复话呢,就先将皇后娘娘带走了。”他万分忐忑的挪到了右影的身边,内心愁云惨淡!

左轮姑娘是好说话,可是那冰冷的气息没有几个人敢靠近!右影姑娘性格怪异,又是这个暴脾气,所以也没有几个人敢招惹!

有人走上前来,动作轻巧的将卫穆雪从那铁架子是解了下来。

牢房阴暗,他们只觉得手掌心里浸了一层冰凉的温度,却不知那是血。

卫穆雪声音声音幽弱的望着康福,嗫嚅着唇角,嘴里血猩味不断的蔓延。

“康公公,主上是信我了吗?”

康福看了她一眼,无奈的叹了叹气,信还是不信,对于眼下来说,还那么重要吗?

“皇后娘娘,圣上的心思奴才不敢揣测,您还是回椒兰殿先将伤养好吧。”

她被人以凤驾带了出去,外面已是初冬,所有的叶子都已经凋零得差不多了,正午的阳光扎着她的眼,她有些不大适合的眯了起来。

她笑:“真暖和。”

若心站在凤驾旁抹着泪,疼得心都要碎了!这眼看着就要下雪的天,一点也不暖和啊!

卫穆雪身上处处血那斑驳,若心给卫穆雪卫裹的这件白狐墨袍,不多时便也染透了斑驳的鲜血。

“皇后娘娘,您总算是出来了,要不然,奴婢就要跟着娘娘去了。”若心跟着匆匆朝着椒兰殿而去的凤驾心里一片担忧。

卫穆雪是被人抬进椒兰殿的,殿内站着两个人。

那抹明黄色犹为亮眼。

苏皇曜黄袍加身负手而立,身上带着帝王家那威仪之气,目光清冷的凝望着她,带着些微的疏离。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