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贴身狂婿-姜童司长夏(全本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28 12:02

女总裁的贴身狂婿
作者:茄子爱酱爆
主角:姜童,司长夏

  • 女总裁的贴身狂婿 介绍

《女总裁的贴身狂婿》是作者茄子爱酱爆创作的都市热血爽文,主角姜童司长夏,全文讲述了七年岁月,姜童再非当年那个名噪一时,背靠锦绣的阔少。现在的他,只是一个身无长技,无背景、无身份的无名小卒,与司家众人有着云壤之别的差距。但谁也不知道,这个所有人看不起的废物大少,在这七年时间里,斩杀了无数敌手,踏着累累尸骨,成为了一代王者。

女总裁的贴身狂婿精彩章节试读

岳长萝古灵精怪,莞尔笑道:

“我替你都杀了!”

姜童冷哼道:

“要杀,也是由我来杀。”

岳长萝心中猛地一跳,挑目看向周围附近,发现十数丈内,仿佛有冰雪降落。

都说修为跨入合劲以上,一旦动了杀念,杀气凝结,可以干预现实。

她曾经见过一位国际精神大师,纯靠着意念,把一丈外的花草拦腰斩断。

姜童不一样。

周身十几丈,就像一瞬间进入冬季。

下一刻,杀气忽然一收,所有压迫都散开。

岳长萝弯腰道:

“长萝告退,郑老爷子还等我续命。”

姜童目送岳长萝落荒而逃,脸上若有所思,最后走回床上,冥想修炼,似是老僧入定。

......

接下来两天,姜童都在陪着米粒玩耍。

第三天。

一个电话打来,开口者道:

“沈爷在御龙湾畔等你。”

距离沈天言给出的一天期限已到,姜童也有点好奇,沈天言会如何做。

御龙湾畔。

姜童背手走来,出乎预料,沈天言并不在场,而是林世通和他徒弟在此恭候。

那晚宴会,大家都相识,双方只是看了彼此一眼,就收回视线。

林老背负剑匣,立在江畔,双目微闭。

张远房面色平静,好奇看向姜童:

“你真敢来?”

姜童淡然开口:

“有什么不敢。”

这时沉默的林老,睁开双眼,一束精芒拉过虚空,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仿佛雷电。

“小家伙,老夫年轻时,也像你这么狂,目中无人。直到后来,我为自己傲慢无礼的性格,付出了巨大代价。”

林老幽幽开口。

不用想,师徒俩出现在这里,肯定是沈天言指使。

姜童歪头想了想,笑着问道:

“堂堂内劲高手,什么时候也听从一个普通人的命令?”

林老不屑:

“哼,他一个沈天言,还没有资格命令老夫行事。只是前些年,老夫落难时,曾经受过他的恩惠,还他人情罢了。”

一个武者的人情,价值千金。

就像现在这种局面,沈天言只需要一句话,林老就能出手杀掉姜童,以目前的手段,根本查不出来是谁做的。

毕竟世俗武界的存在,就超出常人的理解之外。

“看样子,沈天言这是准备让我从这个世界消失啊。”

姜童尽管早已预料到,但还是被沈天言这等雷厉风行的雷霆手段惊讶到。

哪怕在沈天言眼中,姜童只是一个落魄少爷,但一出手,就狮子搏兔尚用全力,搬起一座山砸在你身上,得多大的盘子才接得住。

根本不给姜童任何机会,这也是沈天言,坐踞金陵首富的真正原因。

这样的人,只要惹到仇人,往往不会给对方报仇的机会。

“哦?那你们准备怎么解决我?”

姜童笑问。

张远房目光露出一丝赞许:

“不错,即便到了这个时候,依然风轻云淡,要说你没点本事,我都不信。”

姜童这种人,要么是白痴,要么是有所依仗。

张远房更倾向最后一种。

林老转身说道:

“沈爷让我转告,立刻离开司长夏身边,否则便由老夫替他行事。”

姜童算是明白了。

如果自己不听话,就把自己杀了丢到御龙湾畔喂鱼。

姜童笑道:

“这片湾畔,只怕沈天言用同样的手段,丢了不少人下去吧。”

林老冷哼,抬眼看来。

这才是林老本来的面目和性格,那天晚上只是伪装,一旦时间长了,就会显露出。

世俗武者,大多数都是心高气傲。

唯有修为比自己更高,或者平等对称,对方才会放下姿态,和你交谈几句。

姜童在他们看来,只是一个随手就能料理的杂鱼。

自然恢复成本来的高冷面目。

“小子,那晚你开口辱我老师的仇,还没跟你一起算。正好今天借着这个机会,一并解决了。”

张远房不怀好意,对于武者而言,杀死一个普通人,就像碾死一只蝼蚁。

“听说你很难打,曾在KTV一个人,把一个当地大佬的十几个手下,全部打趴了。”

张远房背手走来,嘴中淡淡说着。

他语气没有任何变化,他也能做到,甚至比姜童做的更好。

姜童好奇一问:

“你调查过我?”

张远房点头:

“不错,那天晚上你离开后,我的确调查过你的身份。发现你离开了七年,回来后,比起以前能打不少。”

姜童嘴角笑容逐渐浓郁:

“那你有没有调查过我,这七年,我去了什么地方,又做了什么事情?”

姜童继而摇头:

“不过按照你们的身份,还够不到海外层面,应该不清楚我到底是谁?”

张远房一愣:

“什么?”

姜童笑容无比灿烂。

背手道:

“小小一个内劲,也敢在我面前放肆。”

林老一声惊疑。

认真打量起眼前这个从容不迫的年轻人,动容开口:

“你也知道内劲?”

姜童摇头道:

“世俗武界的事情,我不但知道,而且比你们知道的更多。”

张远房面无表情。

作为七年前,锦绣房产的太子爷,这个身份层次,知道一些世俗武界的事情,有什么好奇怪。

林老不再多问:

“老夫最后问你一遍,离开司长夏,老夫只断你手脚,不伤你性命!”

姜童冷笑不止:

“我要是不离开呢!”

林老一拍身后剑匣:

“后生无谓,不知死活!”

‘咣当。’

长剑猛地出鞘,寒芒骤起。

这时的张远房,与姜童擦肩而过,背手离去,似乎早已看见,林老斩杀姜童的场面。

“十步之内,老师定可杀他。”

张远房信心满满,踏出一步,数出一声。

林老踏了九步,出了九剑。

第十步。

姜童动了,伸手往着虚空轻轻一握,捕风成刀,随后横于胸前,猛地劈下。

‘心怀一口剑,斩尽世间人!’

一道白匹自指间激荡射出,自姜童脚下延伸,划过数丈虚空,劈在林老身前。

“六步、七步、八步、九步…”

当张远房走出九步时,面带自信微笑,转身看去。

就见一道身影横飞而来,血流如注,一道剑痕起始左肩,一直延伸到小腹,几乎贯穿整个身子。

手中长剑,从中断裂,断面光滑。

看清倒地那人,张远房嘴角的笑容,当场僵住,整个人呆若木鸡,脸上露出前所未有的震撼。

“怎么可能!”

张远房如见鬼神,不敢相信。

却见姜童一步一步,背手走来,同时开口道:

“这十步中,林世通对我出了九剑,都被我挡下,而我只在第十步,还了他一剑,他就死了。”

此刻在张远房眼中,姜童的笑容无比森然。

这等手段,近乎仙人。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