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整免费阅读)最强弃子叶天云韩雪儿小说全本章节阅读 最强弃子免费精彩章节

时间:2020-06-28 15:08

最强弃子
作者:想成神的小扑
主角:

  • 最强弃子 介绍

第7章质疑

车厢里,鸦雀无声,只有火车与铁轨摩擦的声音,隆隆响起。

众人目光完全投注在朱老身上,一个女孩更是紧张得双手合十,闭上眼祈祷。

只见朱老拿着塑料袋挂在小男孩耳朵上,才神情严肃地一根一根地拔出银针,手脚都轻拿轻放,温柔得仿佛不是老大爷的手指,而是钢琴师的手指。

随着最后一根银针被完全拔出,小男孩睫毛动了一下,眉头一皱,脸上仿佛涌起了一丝痛苦。

突然,“哇”的一声!

小男孩小嘴一张,吐出了大量污秽物,把小小的塑料袋都撑满了。

吐完之后,小男孩脸上泛出一丝血色,缓缓睁开了双眼,声如蚊呐地喊了声:“妈妈。”

**一把抱起小男孩,眼泪汪汪,满是疼惜。

然后,两夫妻又向朱老千恩万谢。

朱老摆摆手,云淡风轻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这时,车厢内顿时爆发出了如雷的掌声,众人看向他的目光又敬又佩,不仅是对他的人品,更是对他的医术,仿佛见到了华佗在世,扁鹊重生一般。

蒋正业听到周围人对朱老的恭维夸奖,比朱老还高兴,仿佛是自己亲手救了人似的,笑得像朵花。在经过叶天云身边的时候,还露出了一丝挑衅似的得意之笑。

只是在发现叶天云连看他一眼的兴趣都没有,顿时感到无趣,就像一拳打在棉花上,郁闷地回到了座位。

他眼神闪缩,盯着叶天云,不知在盘算着什么。

就在朱老出手救人的时候,这一幕恰好被一行人收入眼底。

这三人,一个年近七旬的中山装老者,身边坐着一个面容清秀,扎着马尾的少女,对面坐着一个三十出头的精悍男子。

少女兴奋地对老者道:“爷爷,您看他好厉害,我们请他帮忙,您的病说不定就会好了。”

中山装老者宠溺地摸了摸少女的脑袋,苦笑道:“爷爷这病几十年了,都成顽疾了,还是算了吧。”

“不嘛不嘛,您就试试,说不定真能治好呢。”少女顿时撒娇耍赖,似乎爷爷只要不答应,眼泪就有决堤之势。

老者无奈地叹了口气,苦笑道:“爷爷真是上辈子欠你的,好了好了,就听你的。小齐,你去打听一下,如果可以就请来看看,记住,态度一定要尊敬。”

“是,首长。”精悍男子恭敬地应道。

少女心中得意,每次她只要一撒娇,爷爷必然会答应自己的请求,即便有些请求很不可理喻。

这时,他们口中的朱老正在与小男孩的父母谈话。

“朱教授,刚才我儿子得的是什么病啊?他是完全好了吗?”男孩的父亲询问道。

“哪有那么简单,你儿子得的是积食症,是一种顽症,刚才只是治标并没有治本。”朱老沉吟一下,肃然道。

“啊?那怎么办?您这么高明,一定有办法的,请救救我们的儿子吧。呜呜,我只有他一个儿子啊,他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叫我可怎么活啊!”**哭得像个泪人,差点就要跪下去。

朱老犹豫一下,叹了口气才道:“哎,我就帮人帮到底,送佛送到西好了。你们直接去中海市第一中医院,我到时候给开个方子,这病基本就好了。”

两夫妻顿时大喜过望,神情激动地看着朱老,不知说什么好。

朱老摸着山羊胡,一脸笑意地接受了一家三口的道谢。

身边的蒋正业更是志得意满,神采飞扬,一副与有荣焉的模样。

“庸医!”

一道声音忽然冷冷打断,朱老的笑容顿时僵在脸上,蒋正业循声望去,顿时怒不可遏,拍案而起道:“又是你小子在捣乱,刚才的事还没找你算呢。乳臭未干的臭小子,你凭什么质疑老师?”

叶天云弹了弹手指,嗤笑道:“没本事,难道还容不了别人质疑吗?”

他的话一出,众皆哗然。

之前朱老还没治好的时候,你说也就说了,最多说你年少无知,可现在朱老都已经证明过自己的本事,还敢大言不惭,出言挑衅,这不是当众打脸是什么?

果然,朱老看着那张年轻得有点过分的清秀面庞,神色也有些不愉,冷冷道:“年轻人,说话要负责任,你的父母难道没有教过你做人的基本道理吗?”

叶天云笑了,笑得很冷,眼里掠过一丝寒光。

他前世今生都是一个孤儿,无父无母,“父母”二字就是他的禁忌。

“本来只是好心提醒一句。现在你要伸脸过来,那我又岂能不打?”他心中冷哼道。

一个看了朱老的神奇医术,从路人上升到脑残粉的斯文青年开口帮腔道:“你区区一个高中生,也敢质疑人家教授?真是不知所谓!”

其他人也点头赞同,纷纷指责起叶天云。

“在学校老师没教过你什么是尊师重道吗?一看你就知道你不是什么好学生,连最起码的礼貌都不懂。”

“看你的年纪,高中都没毕业,大学都没上过,懂什么医术?”

“现在的零零后真可怕,说话不经过大脑,没本事还口花花。”

......

叶天云嗤笑一声,神色冷峻道:“高中生又怎样?小孩子又如何?不明白什么叫“学无大小,达者为尊”吗?”

朱老不客气地打断,道:“我平生最恨的就是不学无术,夸夸其谈的人了,如果你是我的学生,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开除,并且警告各大高校,永不录用。”

他不屑地看了叶天云一眼,话锋一转,继续道:“不过,看在你年纪还小,尚有改变的可能,今天我就破例为你上一课,免得你误入歧途。”

说完,他不看叶天云一眼,慢条斯理地走到小男孩身边,把了把脉,看了看舌苔,又压了压肚子,胸有成竹站起来,对着众人高声解释道:

“诸病源候论中有云,小儿食不可过饱,饱则伤脾,脾伤不能消与食。孩子肠胃脆弱,根本承受不起暴饮暴食,所以他虚弱无力,都是因为精力都用在了消化上面啊。这一切的表现正是积食症的病症无疑。”

说完,他停了一下,才面向叶天云,得意道:“我的话,说完了,你服不服?”

“一派胡言!”

正在众人对朱老的话彻底拜服的时候,叶天云再次冷冷地打断,眼神满是鄙夷。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