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小说阅读)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岑月蒋预寒小说精彩章节免费阅读

时间:2020-06-28 15:15

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
作者:叮叮棠
主角:

  • 缠婚蚀爱:总裁的逃亡罪妻 介绍

第一十章你吵到我的心了

跑车在半山别墅区缓缓停下,顾舒熙正欲下车,却被俞策出声喊住。

“顾小姐,我有个不情之请。”

顾舒熙脚步微顿:“俞先生不妨说说看。”

“最近因为顾小姐的缘故,寒哥一直茶饭不思。所以我想着,希望顾小姐能给个机会。”

许是觉得自己这个旁观者这么说有些不合适,说到最后,俞策颇感不自在地挠了挠头。

给个机会......

四年前,她苦苦哀求时,那个男人可曾想过,给她一次生还的机会?

顾舒熙垂眸,一笑而过:“俞先生多虑了,我想蒋总只是思念前妻而已。”

“可是......”

俞策还要再说,顾舒熙自皮包里取出一张名片,先发制人:“不过,今天同俞先生聊得非常尽兴,我想,有机会我们可以一起喝一杯。”

名片暧昧地擦刮过俞策的指尖,顾舒熙妩媚一笑,优雅地转身离去。

有些事,并不急于一时,慢慢来,才会愈发有趣。

俞策:“!!!”

他犯的什么蠢,竟然让顾舒熙给寒哥一个机会!

这女人的目标分明就是星辰大海,又怎么可能会为一人停下脚步。

然而,如今最让俞策感到头疼的是,只恐怕寒哥那边,已经为时已晚了。

......

蓝色幻影经过一家甜品屋时,车后座的张若凝忽然出声:“预寒,可以在前面的甜品屋停一下吗,我想先去买些甜点。”

甜品屋......

蒋预寒眼眸微眯,将车子停靠在路边。

“我进去打包一些甜品,很快的。预寒你要吃点什么?”

“随便。”

蒋预寒嗜甜,而且甜食也有益于缓和情绪。张若凝有意讨好,所以凭着记忆打包了几款蒋预寒爱吃的甜品。

等待的功夫,蒋预寒略显不耐地点燃一支烟。

近来,他的烟瘾愈发大了。

薄凉的眸光打量着跟前精装修的甜品屋,眼前浮现的,却是一张焦灼万分的面容。

那天,她跑去甜品屋买甜点,他则因为临时接到一通电话而待在车内。

岑月一直不会说话,可她聪慧伶俐,也总有法子叫人理解她的意思。以至于久了,时而会让人忘记她是哑巴这一事实。

所以便由着她一人进了甜品屋,哪里知道在屋外等了半响,那个熟悉的身影也没有出现。

蒋预寒终于不耐烦地走了进去,却发现性子向来温润的岑月一反常态,激动万分地对着一位店员比划手指。

【这份甜点我已经提前打电话预订了,你怎么可以把它卖给别人呢?】

那天老板不在,店员是新来的,明知道是自己犯了错把预订款卖了出去,见岑月不会说话好欺负,所以对于自己的错误死不承认。

蒋预寒进去时,店员正趾高气扬地挑眉,语气夸张地说道:“这位女士,我看不懂手语!非常抱歉,请你让一让可以吗,你妨碍我们做生意了!”

店员说她看不懂,岑月点点头,又伸手去摸手机,迅速编辑了一段文字递过去,却被一把拍了开,“抱歉,我近视,看不清呢!”

岑月又急又气,下意识地又摆动着双手。

【无论如何,请务必将那份甜品让给我。】

这是第一次,蒋预寒看到岑月这样缠人不愿罢休的一面。

望着女人额角因为焦灼而渗出的汗珠,蒋预寒终于踏步上前:“怎么回事?”

一看见蒋预寒,岑月便犹如见到了救世主一般,激动地拽住他的手。

【预寒,你来了!你快帮我和他们解释一下,那份预订款是我提前下单的,她们不可以未经允许就售卖给别人呀!】

一份甜品而已,至于叫她这般慌神?

虽心存困惑,但蒋预寒还是将岑月的话复述了一遍。

那位新来的店员本来还一副高高在上不可一世的模样,一见着气质不凡的蒋预寒,两只眼睛都快看直了,二话不说就将一份预留的预订款给包了起来,“不好意思这位先生,因为这位女士不能说话,所以我才没能很好地理解她的意思,望您见谅!”

【我刚才明明已经解释得很清楚了......】

岑月头一回不遗余力地反驳了回去,可惜那位店员看不懂,当然,店员也懒得搭理她。

不过,当接过精致包装好的甜品时,岑月露出了心满意足的笑容,又恢复了往常清冷温润的模样。

两人回到车上时,蒋预寒忍不住问了句:“为何非要这份不可?”

一份甜品而已,若是当天的售空了,改天再买也不急。

闻言,岑月抿唇一笑。

【这是当季限定款,每季只出两天,甜品里加了你最爱的抹茶和蓝莓,我想你一定会喜欢的。】

本该拐进左侧公路的车子忽然像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向右崴了一下。

因为是单行道,蒋预寒只能硬着头皮选择远路继续往前开。

岑月满脸困惑:【预寒,为什么突然绕远路?】

男人满头黑线,声音暗哑:“闭嘴。”

【我没有说话啊。】岑月无辜地眨了眨眼睛。

闭嘴。

你吵到我的心了。

......

“预寒?预寒你怎么了?”张若凝拎着购物袋坐进车子,喊了蒋预寒好几声也没有得到回应。

男人陷入回忆的神态狠狠地灼伤了张若凝的眼睛。

他在想岑月?

该死,怎么遍地都是他们的回忆!真叫人恶心!

张若凝不甘地咬住嘴唇,拆开甜品盒,用小勺子挑了一勺,倾过身体凑过来:“预寒,这是甜品屋新出的甜点,尝尝看味道如何?”

闻声,蒋预寒的思绪被拉扯回来。定睛看着递至跟前的抹茶甜点,瞳孔骤然一缩,伸手推开:“不用,你自己吃吧。”

似乎没料到蒋预寒会拒绝自己,张若凝手上的动作一顿:“预寒,这可是你最爱的口味......”

“我说了,不想吃。”

径直偏过头,避开女人的手,一脚油门,车子急速开了出去。

前倾着身体,未来得及坐正系好安全带的张若凝惊呼一声,整个人险些被甩了出去。

“预......”

“闭嘴!”

回到别墅,蒋预寒一声不吭地回了房间,张若凝捧着甜品盒,望着男人决绝离去的身影,愤恨地跺了跺脚,转而将甜品悉数砸进了垃圾桶。

蒋预寒,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怎么可以!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