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小农-楚飞石书容(全章节阅读)

时间:2020-06-30 15:02

至尊小农
作者:狼烟
主角:楚飞,石书容

  • 至尊小农 介绍

《至尊小农》是网络作家狼烟写的一部乡村热血小说,男女主是楚飞石书容。讲述的是楚飞是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因为得罪权贵,在津海市找不到工作,于是回乡发展。家里贷款十万挖了鱼塘,准备养鱼,哪想被人下毒,鱼苗死了七七八八,家里的心血全被毁了,哪知他居然因祸得福,获得了河神传承...

精彩章节

楚飞惊讶无比,这股讯息乃是来自于河神令牌。

他又催动赤龙神眼查看了一番,发现石书容的伤口之处,没有毒素,只是皮外伤。

“书容,你应该没事,这是翠青蛇咬出来的伤口,翠青蛇在这山区地带很常见。”楚飞顿了顿,又道:“我帮你按摩一下右脚,你看看能不能走路?”

他知道石书容的伤口问题不大,应该是受惊过度,再加上一些轻微的扭伤。

这对于自己而言,不算是什么问题。

毕竟女孩子很畏惧蛇鼠之类的生物。

说着,楚飞便是用一种独特的手法按摩起来石书容的右脚。

近日来,楚飞务农,加上他的手掌宽厚有力,石书容的面孔,登时羞红一片,耳根连同脖子,都如同火烧一般,心头更是泛起了一种异样的感受。

说到底,她以前一直把楚飞当做偶像来崇拜。

楚飞可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

曾几何时,她也想走出大山,看一看大都市的繁华。

可是……这些都是梦幻泡影罢了。

一年前,石书容的父亲去田里务农的时候,被一只野猪伤到了脊柱,直接瘫痪了,失去了行动能力。

父亲是家里的顶梁柱,为了给父亲治病,家里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这才保全了父亲一条性命。

可是即便性命保全了,石书容的父亲也从此沦为了残疾人。

家里没钱继续读书,石书容只得辍学。

贵重的药物,石家根本负担不起,石书容就去大山里采药,鸡血藤就是一种治疗偏瘫的良好草药。

只是,即便是再好的鸡血藤,也只是缓解作用罢了。

现在石书容的父亲的关节都僵化了,而且肌肉都萎缩了。

“楚飞哥哥……我好了,我没事了……”少女轻声呼唤道,大眼睛很是灵动,宛若是黑色的宝石。

“好,我扶你,试试走路。”

楚飞微微抬头看了一眼少女,便是看到了少女眼中有着一抹忧郁。

那抹忧郁,一闪而逝。

石书容家里的情况,他是知道的。

再看着昔日的校服如今上面满是泥垢,他也是内心一颤。

早年的时候,楚家的房子还是石书容的父亲石野帮助建造的。

这份恩情,他可忘不了。

“嗯。”

石书容连忙应道。

随后。

楚飞扶起了石书容,石书容的右脚小心翼翼的着地,试着走了几步,发现真的不疼了,她脸露兴奋之色,说道:“楚飞哥哥,你可真是厉害,不愧是学中药学出身的大学生!”

闻言,楚飞苦笑道:“行了,你可别捧杀我了,现在这个时代,大学生也没什么。”

“那可不一样,楚飞哥哥可是我们村子唯一的大学生,是看过外面的繁华的。”少女说道。

“书容,你很向往外面的世界吗?”楚飞问道。

“嗯,我想看看外面的世界。”

石书容说道,随后似乎想起了什么,脸露一抹忧色,连忙勉强一笑,急忙弯下了腰,去拾起那些散落于地的鸡血藤。

“我帮你。”楚飞见状,也连忙蹲下来帮助少女去拾起鸡血藤。

拾到最后,地面只剩下了一块鸡血藤,俩人都伸出手去抓,结果却触碰在了一起,少女如受惊的小兔子一般,连忙缩回了手,有些不敢看楚飞。

楚飞现在能够夜视,可以清楚的看到少女的羞态。

他也不戳破,连忙将余下那块鸡血藤拾起来,丢到了背篓之内。

“楚飞哥哥,你喝过可乐吗?”

石书容突然问道。

“可乐?喝过啊。”楚飞惊讶道。

“我没喝过……一直好奇是什么味道……”石书容坦然道。

楚飞心头一酸,这丫头太单纯了,就跟白纸一般,长这么大连可乐都没有喝过,村子里的小卖铺就有可乐卖,他甚至有一种冲动,现在就给小丫头买上一大箱的可乐,让她喝个够。

“其实也没啥特别的,就是多了些气泡,碳酸饮料而已……”

楚飞如是说道,他说得很随意,但是却没有直接说给小丫头买可乐,他知道小丫头很有骨气,不会白要人家的东西,摇了摇头,他抓起了背篓,说道:“你怎么这么晚还出来采草药啊,怪危险的。”

听了楚飞的话,石书容面露忧色,说道:“我也不想啊,只是那个王麻子太烦人了,这些天来,白天经常在我家耗着,只有夜里,我才能安心一些,不然的话,我都不得安宁。”

“王麻子?他要干啥?”

楚飞脸色一变说道。

他极为清楚这王麻子的德行,五十多岁了,还是个单身汉,是村子里唯一的土郎中,以前村子里没有卫生所的时候,王麻子没少骚扰那些来他那里看病的寡妇、媳妇。

“我……他要我给他当媳妇,说只要我给他当媳妇,就给我爸治病!”石书容说到此处,眼泪就止不住了。

“妈的,真不要脸,一大把年纪了,半入土的老不死,还想老牛吃嫩草?”楚飞听了,极为气愤。

那王麻子简直禽兽不如,这是趁火打劫啊。

楚飞怎么会看着这个傻丫头往火坑里跳?

他深深吸了一口气,看着石书容,问道:“你答应了?”

“还没。”石书容摇了摇头,面露苦涩,说道:“但是,我也实在是走投无路了,家里都要揭不开锅了,只要能够给我爹治病,我……我不要紧的……”

“不行,那王麻子就是个畜生,一旦你真的嫁给了他做媳妇,肯定就不管你爹了,你肯定不能答应,我在大学实习期间,跟随过好几个老师傅学习过针灸,石野叔的病,我看看能不能帮上忙。”

楚飞当即说道。

他所得到的传承之内,便是有着神医之术,更是有着金针之法。

此时不用,更待何时?

“真的?楚飞哥哥,你精通针灸?”

石书容忘记了哭泣,瞪大了眼睛,感到不可思议。

“呵呵,三更半夜的,孤男寡女,挺大个小姑娘,不知道磕碜,现在就知道偷汉子了?”便在此时,从二者身后传来了一个阴恻恻的声音。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