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章节)《相婿出山》魏南乔雨默章节列表在线阅读

时间:2020-06-30 18:01

相婿出山
作者:就为活着
主角:

  • 相婿出山 介绍

第18章

古玩市场内,很多摊主都认识魏南了。

这货只看不买,还不守规矩地讨价还价,给价还极低,一看就是没钱,还想捡漏发财的主。

所以,没人待见他。

“嘿嘿,才哥?有新物件没有?”魏南讪讪地笑着打招呼。

他知道人家不爱搭理他,但,他那时候真没钱。

“没有!”才哥回答的得极其干脆。

“才哥,我二叔今天过生日,他老人家酷爱书法,喜欢收藏文房四宝这方面的古物件,您,给我推荐几个?”魏南陪着笑脸。

“哧!”才哥乐了:

“我说,你小子打孝心牌也没用,哥,我不吃这一套。”

“我这摊上的东西,都是货真价实的古物件。古砚台也有几个,可是,不是我瞧不起你,你,买得起吗?”

才哥鄙视。

说着,拿起那个魏南每次来都,会看几眼的澄泥砚,不屑地看着魏南:

“明代登泥砚,去年拍卖行拍卖价四百万,你要吗?”

“才哥?能便宜点不?”看到澄泥砚,魏南眼睛亮了,问道。

“兄弟,你别没事拿我当礼拜天过,行不?你去别处逛逛?”

才哥也是被魏南给烦透了,但,抬手不打笑脸人,他,毕竟是做买卖的。

“才哥?我出价三百......”魏南想出价三百万。

可是,不等魏南说完,才哥抄起登泥砚,就要砸魏南:

“滚!别逗壳子,信不信老子打死你?”

可把魏南吓坏了,连连摆手:“才哥,别冲动,千万别冲动,碎了白瞎了。”

才哥刚才也是气坏了,闻言,赶紧放下登泥砚,却破口大骂:

“老子四百万的古砚,你出价三百?你当我这卖大白菜呢?”

“不是老子瞧不起你,你能拿出三十万,老子就卖给你!”

“你说话算话?”魏南大喜。

“你去打听打听,我才哥什么时候食言过?”

才哥冷笑,他早就看透了,这小子就是个穷鬼。

“你瞧不起谁呢?支付宝扫码!”魏南脸都笑开花了,拿出手机。

“靠!装什么大尾巴狼?滚蛋,没工夫搭理你!”才哥赶苍蝇似的挥手,这小子此时准是骑虎难下了,拿出手机,也是做个样子!他敢说,这小子要是有钱,他都能把手机吃了。

“一点信誉没有,说好了又反悔了?”魏南鄙视,很失望啊!

被这个穷鬼鄙视,才哥来气了:

“老子就不信你能拿出三十万?”

才哥拿出手机,调出收款码:“付钱!”

魏南眼睛都笑眯了,立刻扫码付帐。

叮!

转账成功,三十万。

才哥当场傻眼!

“谢谢才哥!哈哈哈!”魏南抱起登泥砚,就跑。

“你玩我?”才哥知道上当了,撒腿就追......

古玩市场门口的茶馆里,才哥恭恭敬敬地听着魏南在讲话。

才哥如此恭敬,是因为魏南没跑,还给他转了四百万。

才哥都被魏南这波操作,给整懵逼了。以为魏南精神不好。

魏南虽然现在钱也不多,但,他不想占才哥便宜。

否则,已经成交了,才哥就是打官司,都赢不了。

汉代和明代的古物件,价格差距不是一般的大。

但,做哪行,有哪行的规矩。

他可以给才哥四百万,但,差价不能给。

谁让你看走眼了呢。

才哥也懂,此刻还很感激魏南。

但,魏南还告诉他,这物件不是明代的,而是汉代的古砚。

此时,通过魏南的讲解,才哥才意识到,遇到了高人了。

自己确实是看走眼了。

“大师?据我所知。真品登泥砚,触手生晕,呵气生津,贮水不涸,历寒不冰,滋润胜水,发墨而不损毫。”

“我这方古砚完全符合这些特点。而且,砚池上方有:温润之姿,坚如玉质,宝爱文房,可供笔织的铭文,还有寒山的落款。”

“这不是明代的铭文和落款?”才哥虚心请教。

魏南不吝赐教:

“铭文和落款确实是明代的,但,这只是为了掩盖修复的印记,后期所作。”

“登泥砚始于汉,盛于唐宋,历经数个朝代,工艺也逐渐成熟。但,每个朝代的澄泥砚,都有所不同。”魏南说道。

“嘿嘿,大师,敢问有何不同?”此时的才哥像个求知的小学生。

“它们的最大不同,是汉代选用的渍泥全部取自黄河底,但,受工艺限制,略显粗糙。”

“而到了唐代,工艺得到重视,因此,体型多姿。但,其体型多瘦品。”

魏南喝了一口茶水,又说道:

“宋代,重器型,简约大气儒雅,柔美刚劲。”

“元代的登泥砚,古拙厚重,**粗犷。”

“明代澄泥砚重泥质,金沙药粉炉火纯青,坚密雄健,雅致肃穆,观如璞玉,击若钟磬。”

魏南娓娓道来......

“受教了!”才哥忽然打开手机:

“大师,我收上来不到一百万,这三百万,您拿回去,您这一堂课,不止三百万!”

才哥,也挺讲究!

魏南站起:

“算了。你收此物件是不过百万,但想必,也有好几年了,现在,值这个价。”

“以后,有你拿不准的物件,可以找我。告辞!”

魏南说完就走了。

才哥明白了,魏南这是要接活啊!

业内,有专门接活掌眼的大师,但收费不菲。

才哥感慨,看来,自己还是托大了。

不但,看物件看走了眼,看人,也看走眼了。

虽然,这次因为走眼,少赚了不少,但,他服。

魏南离开茶馆,此时,天色将晚。

魏南急匆匆赶到私人定制,衣服已经送到了。

魏南要付帐,毕竟老婆只付了五万多。

张红说什么都不要,说这是老板的命令。

魏南无奈,只好笑纳。

魏南换上衣服,赶紧赶往乔家老宅。

自从乔雨默父亲去世后,她二叔乔守业,就霸占了这座老宅。

此时,乔家老宅已经宾客如云。

魏南走进宴会厅,四处一扫,就看到了坐在角落里,落寞的乔雨默,和东张西望的小姨子乔雨晴,还有脸色阴沉的老丈母娘韩梅。

因为,在家族地位不高,这一家子,也只能在角落里坐着。

魏南坐到乔雨默对面,将银行卡还给乔雨默。

乔雨默接过银行卡,看都没看魏南一眼。

魏南也习惯了被老婆无视。

“废物,只配和我们女人坐在一起。”韩梅横了一眼魏南,骂道。

乔雨晴上上下下打量了几眼魏南:“好衣服到你身上,也穿不出高档来!”

魏南没说话,懒得和她们计较。

“礼物买了吗?别给我丢人!”韩梅问道。

“买了!”魏南点头。

“雨默!”

忽然,一个年轻人走了过来。

此人衣冠楚楚,一身名牌,相貌不说好看,傲气,却相当十足。

“先平哥哥!”乔雨晴见到来人,立刻站起,很亲热,很熟络。

“先平来了,快请坐!”韩梅见满脸堆笑,也赶紧站起,还瞪了一眼魏南:

“没规矩的废物!”

魏南自动屏蔽,也没起身。

乔雨默也没起身,甚至都没看吴先平。

“这位,就是雨默的老公,魏先生吧?”

“我叫吴先平,香天下国际餐饮酒店,海州三级连锁总代理。”吴先平倨傲地看着魏南。

香天下?

魏南这才笑着站起,伸出手:“你好,魏南。”

“魏先生在哪里高就?”吴先平没伸手,而是坐在乔雨晴另一边。

这个位置是韩梅让出来的。

“他一个废物能干什么?送快递呢。”韩梅又横了魏南一眼。

乔雨默脸色而不悦,老妈贬低魏南,还不是羞辱了他们一家。

“魏先生如果不嫌弃,不如来我公司如何?”吴先平似乎很真诚:

“海州香天下可是市级三级连锁,全市有十几家分店。”

“吴家和乔家是世家,这个忙,我还是能帮的!”

“不知道魏先生什么学历?什么专业?”吴先平问道。

“他?连文凭都没有,去给你当保洁都不配!”韩梅似乎不把魏南贬低到土里去,不罢休。

“雨默的丈夫怎么能做那种工作呢?呵呵,这样吧,我可以安排魏先生去郊区分店做采买工作,如何?”吴先平笑着说道。

“你跟他客气什么?你这次来不是提亲的吗?告诉他也无妨!”韩梅突然说道。

魏南一愣:“提亲?”

魏南看向乔雨晴,二叔家没有女孩。

而,乔雨默结婚了,乔雨晴还小啊!

“你看**什么?我先平哥哥要娶的我是姐。”

“二叔已经同意你们离婚了。窝囊废,这回看你怎么办?”乔雨晴翻白眼。

魏南大吃一惊,诧异地看向乔雨默......



相关文章

最新小说